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能源观察 » 正文

中石化暂停国际石油业务两高管职务,“中航油”事件或重演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华夏能源网  日期:2018-12-28

▲联合石化原总经理陈波

获悉,日前,有媒体报道: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下属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陈波和党委书记詹麒因工作原因停职,由副总经理陈岗主持行政工作。目前,联合石化公司各项工作运行正常。

目前,针对此事中石化官方还未给出更具体的信息;业内专家也表示,此事在没有具体情况说明前,不予置评;相关当事人也没有针对停职发声。一时间,各方均处于沉默之中。

而根据外媒透露,本次被停职两人的所在公司——联合石化,出现了投资损失,在这之后,两人被停职。目前,公司损失与陈波、詹麒两人停职的因果关系仍处于猜测阶段。

本次联合石化两位当家人的停职,不禁让人联想起了14年前发生的“中航油”事件以及为此入狱的陈九霖。相同的行业、相似的情节,“中航油”事件是否要再次上演。

揭开联合石化与两位当家人的面纱

在中国石油行业,“三桶油”最为出名,中石化旗下的联合石化也实力雄厚:这家1993年2月成立的大型国际石油贸易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国际贸易公司。其经营范围包括:原油贸易、成品油贸易、LNG贸易及仓储物流等国际石油贸易业务。

联合石化总部位于中国北京。同时,在中国大陆以外设立了6个分支机构,并且与全球87个国家(地区)的1000余家交易对手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并开展了良好合作。根据中石化官方网站介绍,联合石化早已实现了年石油贸易量2.2亿吨,贸易额1700亿美元的超高业绩。

此次被免职的陈波,是联合石化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公司总经理。他在1986年毕业后,就一直在中石化工作。在中国石化工作了32时间的他,可以称之为老中石化人。

陈波在1993年加入了刚刚成立的联合石化公司,先后任联合石化原油部业务经理、联合石化亚洲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副经理,联合石化公司原油部副经理、经理,联合石化公司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务。在联合石化,陈波一待就是25年。

就在今年的5月份,陈波以联合石化总经理的身份参加行业论坛时还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原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我们现在依存度既然这么高,石油的稳定供应、经济性供应、可持续供应必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我们国家新建扩建能力陆续投产,进口炼厂和持续攀升,预计2020年我们国家的原油进口会突破5亿吨。努力让上海原油期货成为“一带一路”深度合作的推动力。

本次另外一个被停职的联合石化党委书记詹麒,也是一位资深的中石化人,在中石化工作了多年。2015年4月,詹麒从中石化国勘公司党委书记位置调任联合石化党委书记一职;在国勘任职之前他曾掌舵中石化新星石油,在此之前曾在塔河炼化工作。

历历在目的“中航油”事件

本次联合石化两位高管的停职,与2004年“中航油”事件有着相似之处:同样的原油期货投资业务,同样的业绩亏损(联合石化之亏损有待确认),同样的高管职务停止。对于石化行业人来说,“中航油”事件仍历历在目:

2003年下半年,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开始交易石油期权(op-tion),最初涉及200万桶石油,公司在交易中获利;2004年一季度:油价攀升导致公司潜亏580万美元,公司决定延期交割合同,期望油价能回跌;交易量也随之增加。

2004年二季度,随着油价持续升高,公司的账面亏损额增加到3000万美元左右。公司因而决定再延后到2005年和2006年才交割;交易量再次增加;2004年10月:油价再创新高,公司此时的交易盘口达5200万桶石油;账面亏损再度大增。

10月10日:面对严重资金周转问题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首次向中航油呈报交易和账面亏损。为了补加交易商追加的保证金,公司已耗尽近2600万美元的营运资本、1.2亿美元银团贷款和6800万元应收账款资金。账面亏损高达1.8亿美元,另外已支付8000万美元的额外保证金;10月20日,母公司提前配售15%的股票,将所得的1.08亿美元资金贷款给中航油。

10月26日和28日:公司因无法补加一些合同的保证金而遭逼仓,蒙受1.32亿美元实际亏损;11月8日到25日:公司的衍生商品合同继续遭逼仓,截至25日的实际亏损达3.81亿美元。

最终,中航油新加坡公司没有顶住压力,在亏损5.5亿美元后,于12月1日宣布向法庭申请破产保护令。

这之后,中国航油集团副总兼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九霖因为此事在新加坡被判入狱4年。“中航油”事件也成为了国资委成立以来遇到的影响最大的央企负面事件, 不仅给企业自身造成了巨额亏损, 而且损害了央企的形象。

本次中石化停职事件的前后缘由,还有待官方进一步确认和说明;陈波和詹麒的最后去向和安排,也有待官宣。中国能源企业在国家市场上的博弈还远未结束,中国能源企业仍需继续努力。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