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要闻 » 国际能源要闻

欧洲与中国的7000亿美元“氢能之战”

日期:2020-11-10    来源:嘿嘿能源heypower

能源资讯中心

2020
11/10
14:23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氢发电项目 燃料电池 化石燃料 埃克森美孚

在全球对气候变化感到担忧之际,各国政府正竞相锁定市场份额,并为氢发电项目提供补贴,以求成为领头羊。

近年来,巴登先生一直有一个问题:他为绿色氢系统建造的工厂太小了。丹麦工厂计划成为最大的组装发电制氢设备的工厂之一,这一计划在大约一年前完成。但对这些电解槽的需求增长如此之快,以至于巴登先生现在正计划将其规模扩大一倍。“我2014年加入这家公司时,还没有市场,”巴登表示。“去年是突然呈爆炸指数增长,而那时我们正忙着寻找机会。”

丹麦公司并不孤单。政府、能源巨头、汽车公司和游说团体表示,氢的使用对于迅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防止气候变化的最坏影响至关重要。据彭博社报道,这引发了一场全球竞赛,争夺到2050年可能达到7000亿美元的业务。

欧盟的目标是推动高达4700亿欧元(7500亿新元)的氢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日本和韩国都可能使用氢来实现最近的减排承诺;沙特阿拉伯计划投资50亿美元建设一座以可再生能源为动力的氢基氨厂。

研究公司Rystad Energy的可再生能源主管格罗·法鲁乔(Gero Farruggio)说:“各国为了锁定市场份额而相互竞争。”“我们称之为‘氢战’,因为各国政府竞相补贴这些项目,以求成为领头羊。”

法鲁乔和他的同事们统计了全球超过6000万千瓦的由可再生能源提供电力的氢发电项目,其中大部分是今年宣布的。

主要的参与者并不包括美国,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一直支持化石燃料,并采取行动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可能改变这一状态。

使用氢作为能源是一个世纪以前的想法。1927年,挪威安装了一台生产天然气的电机,以帮助化肥生产。从那时起,它被用于飞艇、火箭发动机和核武器。

然而它也有缺点。在不排放温室气体的情况下,氢的制造成本很高,难以储存,而且非常易燃。瑞士咨询公司E4tech的主管大卫·哈特说,尽管多年来兴趣不一,但这个时代似乎不同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读研究生时,在日本横滨的一次环境技术展览会上看到燃料电池展出后,开始研究氢气。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他目睹了公众对氢的兴趣上升到和他一样高的程度,却又再次陷入默默无闻的状态。美国曾将氢标榜为“自由燃料”,以打破对进口石油的依赖,但这一战略停滞不前。哈特先生认为氢是“优雅的终极解决方案”——一种具有无数用途的燃料来源。

哈特表示:“曾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关心气候变化,所以没有合适的驱动力来限制二氧化碳和化石燃料的排放。”“但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在某个时候,情况将会发生改变。我不知道是5年还是50年,但有一种感觉。”那个“时候”可能就是现在。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英国石油(BP)、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英国政府以及汽车制造商丰田(Toyota)和现代(Hyundai)都需要哈特的专业知识。他告诉客户要灵活,迅速抢占市场份额。哈特表示:“很多重要的步骤和重要的定位都将在这个十年结束之前完成。”“如果你现在不跳槽,就会陷入更困难、更举步维艰的境地。”到目前为止,欧洲正在积极行动。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将欧盟的绿色协议置于7500亿欧元支出计划的核心位置,以帮助经济从疫情中复苏。

该计划的核心目标是,在未来10年内,建立4000万千瓦的可再生能源制氢能力。欧盟成员国也在制定自己的蓝图,英国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发布一项氢能源战略。当丹麦高管巴登于2014年加入绿氢系统公司(Green Hydrogen Systems)担任首席执行官时,该公司仍在测试其机器。多年来,它唯一的订单是小型示范项目,且主要在丹麦。该公司将交付电解槽,进行试运行,然后将其拆卸。“当时没有市场,”巴登表示。“当时只有计划和很多想法。”去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在德国汉诺威的一个工业博览会上,来自汽车公司和风力涡轮机制造商的主管们想要了解如何使用电解器来帮助他们储存一些廉价的可再生电力。突然,订单如潮水般涌入。巴登表示:“我们不可能达到预期的产量。”去年,该公司从丹麦风险投资基金Nordic Alpha Partners ApS筹集了新资金,以帮助扩大生产规模。

巴登在谈到他的订单时说:“我想知道所有这些大型项目是否都是真的。” “如果我们不知道谁在问,我们就不会相信他们会坚持下去。”已经有一些行业,主要是炼油和化工生产,这些行业都依赖氢气。但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他们通常使用化石燃料制造二氧化碳,每年产生的二氧化碳量相当于英国和印度尼西亚的经济总量之和。通过使用可再生能源驱动的机器或捕获污染物,可以在不产生碳排放的情况下制氢。这些方法使碳产生量最小化,因为氢在燃烧时主要产生水蒸气。随着股东向公司施加压力以清理其业务,这在董事会中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壳牌计划在荷兰为其炼油厂生产氢气。空中客车公司希望用氢气推动飞机。钢铁制造商巨头安赛乐米塔尔公司(ArcelorMittal)正在研究在汉堡更换化石燃料的试点项目。但是,气候友好型生产方法成本高昂,因此其可行性可能取决于政府惩罚排放的政策。

尽管欧洲拥有最广泛的碳交易体系和领先的减排计划,但中国正在快速发展。习近平主席宣布该国到2060年将实现碳中和,令世界感到惊讶。

中国正在内蒙古地区建设一个巨大的风能和太阳能发电厂来生产氢。中国最大的炼油商中石化10月29日表示,尽管它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生产商,但它正在整个氢供应链上进行投资,以成为“一个主要参与者”。利用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较低的优势,中国也是最大和最便宜的电解槽制造商。由苏州京利制氢设备有限公司(Suzhou Jingli Hydrogen Manufacturing Equipment Co)和比利时约翰?科克斯里尔集团(John Cockerill Group)合作成立的科克利京利氢(Cockerill Jingli Hydrogen)去年在中国开设了一家1.8万平方米的工厂,年电解槽产能为350兆瓦。这将扩大到500兆瓦。咨询和投资公司亚洲绿色资本(Asia Green Capital Partners)驻新加坡的董事总经理埃德加?克克维克(Edgare Kerkwijk)表示:“中国人总是在快速行动方面具有优势。”“一旦达到临界规模,他们就能够出口。”欧洲制造商正努力跟上。绿色氢系统公司、英国ITM电力公司和挪威的Nel ASA计划在一年内开设工厂,年产能合计约为830兆瓦,是2018年全球机器出货量的六倍多。

蒂森克虏伯表示,该公司已经拥有1,000兆瓦的电解槽产能。西门子能源(Siemens Energy)负责新能源业务的执行副总裁阿明?施耐德勒(Armin Schnettler)表示,该公司电解槽的产量每隔几年就会增长约10倍。中国尚未打入欧洲市场,但Nel首席执行官乔恩·安德烈·洛克(Jon Andre Lokke)说,这只是时间问题。洛克表示:“我们遥遥领先。”“但我们必须跑得非常、非常快。”日本和韩国正致力于推动氢燃料的使用。虽然燃料电池技术一直被电动客车所掩盖,但氢能可能是驱动汽车、火车和飞机的关键。到2030年,现代汽车将出口6.4万辆氢动力汽车。

至于美国,它正在被大多数其他进入者赶超。联邦政府还没有公布建设氢经济的路线图,它已经稀释了汽车、发电厂和化石燃料行业的排放标准。这就把责任推给了私营部门。三菱美国电力公司宣布了在纽约、弗吉尼亚和俄亥俄开发工厂的协议。NextEra能源公司计划在佛罗里达州运营一家发电厂,该发电厂部分利用太阳能生产氢气。哈特表示:“来自如此多不同地方和应用的势头如此强劲。”“现在的问题不再是“什么是燃料电池?和氢安全吗?”而是“我们应该把第一个数亿美元花在哪里?”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