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人物 » 国内能源人物 » 正文

杨怀进:光伏未来机遇落在何处?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中国节能在线  日期:2018-05-29
  海润光伏成立于2004年,当年是一个家族企业,主要以晶体硅的拉棒、铸锭生产和切片环节为主。杨怀进和他的团队5年后加盟企业时,正是经济危机蔓延的光伏产业低谷期,“需求不足,产能过剩,当时的海润岌岌可危。”杨怀进回忆说,团队加盟后,对企业实施了大刀阔斧的改造,“我们先后对企业进行了融资扩产、借壳上市、战略转型和定向增发,并在2011年停止了扩产,将原规划的在太仓和合肥的产能降低了一半。同时,前瞻性地将公司的发展盈利放在终端的电站开发上。”
 
  在安徽国开行的支持下,海润先后在意大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美国、日本、英国开发了将近200MW的电站项目,从2012年开始全面进入国内电站项目的开发投资。2014年9月经过2年多的不懈努力,在行业低迷且资本市场不看好的情况下,成功完成了38亿元定向增发,成为江苏史上第五、无锡第一的单笔最大额度的再融资,为海润未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海润发展平稳,全球开发投资电站超过1.3GW,总投资将近200亿元人民币,具备了GW级/年的电站开发能力,全球电站项目储备超过10GW。
 
  从尚德、晶澳,再到海润,杨怀进在光伏行业根植了16年,历经了行业的波澜起伏,很多光伏人形容他是行业的“前辈级人物”、“先行者”、“第一人”、“中国光伏产业的拓荒者”。而事实上,杨怀进对于国内的光伏行业也有着深刻的理解,它存在的弊端,面临的机遇,未来的发展,杨怀进一直在思考着……
 
  杨怀进问答实录:
 
  一、“中国的光伏行业还很混乱,制造业不挣钱,技术没突破,都在靠路条保生存”
 
  笔者:作为一个光伏行业的先行者,您对目前光伏行业最有发言权,您对中国光伏行业的现状有何评价?
 
  杨怀进:我一直在思考中国光伏产业现状,似乎大家都很纠结目前这样的混乱局面:制造业不挣钱,技术好像也没有突破,各家都在指望国家在电站端多发路条,然后又都在抢路条、建电站保生存,国家政府部门和不知情的人认为光伏产业是靠政府财政补贴在发财,各自都在简单扩大项目建设规模,以上确实是事实。
 
  但接下来,我们探讨一下光伏作为新能源的必要性:这个其实不需要争论,西方国家过去十多年已经用高成本证明给我们看了,比如德国顺利实现能源结构调整(光伏占26%)。据美国卫生组织统计,中国因为空气污染,PM2.5每年造成160万人死亡,而据联合国卫生组织统计数据是100万人,我国统计数据也是30到50万人。尽管数据有差别,但人类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二、“中国光伏在‘走出去’的方向上有了传统市场区域以外的‘新大陆’”。
 
  笔者:中国光伏产业在国际光伏行业的竞争力如何?您对此是什么看法?
 
  杨怀进:关于中国光伏产业在国际光伏行业的竞争力,我的看法一直是比较积极的。
 
  首先从制造产业角度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全人类的光伏应用推广速度如此之快都是以中国光伏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为基础的,没有中国光伏规模化、产业化大发展的这段历史,光伏成本不会在短期内下降到世界各地补贴得起的程度。
 
  从应用的角度来看,一方面中国大陆本身的光伏项目建设资源充裕,加上在国家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支持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制造成本的逐步降低和产品转换率的稳步提升都使得中国光伏的应用市场前景广阔,另一方面随着国家高层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逐步实施,沿线均为像当初的中国一样产业和应用待发展且成长性较高的国家,因此,中国光伏也乘此东风在“走出去”的方向上有了传统市场区域之外的“新大陆”、新机遇,比如说印度,其需求和发展空间甚至都要超过中国。
 
  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重复中国光伏制造的历史,提早布局可占稳先机。”
 
  笔者:高层提出了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很多企业认为,这对于光伏行业来说是一大历史机遇,对此您的看法如何?要想在机遇中夺得先机,我们的光伏企业应该做些什么?
 
  杨怀进:我是赞同这种看法的。光伏最早是以欧洲等国的政策支持而打开应用端的,但当时光伏成本还处在一个很高的位置,光伏应用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推广还是有一个比较高的成本门槛的,但是现在的光伏成本足可以在众多发展中国家推广了,尤其对于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比如印度,人口众多、其他类能源资源贫乏且缺电少电地区较多,唯一现实有效解决多种经济发展问题的就是发展光伏产业。
 
  此外,在制造方面,我们大都了解其在中国规模化发展头十年的盛况,现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光伏制造,就是重复当年中国光伏制造的历史。因此我认为,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提早布局沿线国家及地区的产业制造和应用端的开发建设,占稳我国国家政策和周边国家的市场先机。
 
  四、“光伏人要深刻领会和执行好高层领导的大思维,要深刻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
 
  笔者:国家对光伏行业政策出台密集,对此您怎么看?它的优劣在哪?
 
  杨怀进:虽然一些政策的制定和执行都有过一些边实施边调整的过程,但是我们要看到相关部门对于发展光伏应用的迫切和决心。国家过去几年发那么多文件不是简单扶持光伏产业,而是高层领导清醒地意识到生存环境的严峻性和发展的可持续性是头等大事,没有哪个战略比人类生存更重要的战略了吧?所以,我觉得我们一定要深刻领会和执行好高层领导的大思维,要深刻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
 
  五、“国家应加大电价梯度和推行力度,对高档商业办公区及住宅区业主适当提高电价”
 
  笔者:政府给予光伏行业最紧迫的支持应该是什么?能否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
 
  杨怀进:我认为政府和社会各界应该在6个方面给予光伏行业支持。
 
  1、鼓励多能互补:鼓励建设多能互补的新能源发展模式,如光伏、风电及火电相结合,白天光伏发电,晚上风力和火电发电,这样多能优势互补可以保持机组的适度规模,同时增加光伏与风力发电的利用率,减少火力发电,能够现实可行地将常规能源节能减排与发展新能源有机而高效地结合起来;
 
  2、实行双向配额。建立双向配额机制,强制实行火力发电企业的新能源配额及其应用端的碳排放配额。从而使绿色能源应用的价值在节能减排领域突显出来。
 
  3、重新定位高压输电设施投入,引入企业投资的商业模式。从认识上,高压输电设施素来有“电力高速公路”之称,“路”越通畅,经济越发达。就像中国的南方地区当初如果不下决心发展高速公路,恐怕经济也不会如此发达。所以,应该作为我国能源与经济发展的一个基础而重要的战略部分来考量这高压输电设施投入的必要性和现实性;从操作层面,只要能够引入正确合理的商业模式,企业就可以承担,并且相信只要有合理的投资回报,有不少企业是愿意投资的。
 
  4、结合项目实际制定光伏推行政策。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在制定光伏应用推广计划时,要更为细致地考虑各地区的光照、用电、建设资源、产业结构以及经济重心等多种情况,可以更加切合项目地的实际情况与需求,从而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
 
  5、设立项目立项资质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在光伏电站相关政策推行时,设定门槛,在项目立项环节对申报企业设立资质要求,有效整顿目项目开发秩序,从而建立一个公平、公正、良性、健康的光伏电站行业环境。
 
  6、确保电价补贴政策落实。提高阶梯电价的梯度,增加火电电费收入。目前光伏电站业界在强烈呼吁政府的电价补贴及时到位,否则会拖垮很多优质项目,从而让投资者失去信心,引发连锁的负面效应。但是持续性大范围的掏腰包式的“输血”政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也给政府财政增加了比较大的压力。所以,建议提高火电价格,用提高的部分来补贴新能源。我认为我国目前的火电综合价格太低,因为在计算火电成本的时候只是考虑了生产成本,没有把环境治理成本算进去,而恰恰随着环境、大气污染形势的日益严重,治理成本会越来越高。但提高电价不是要向平民去征收,这会加重老百姓的生活负担。而是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加大电价梯度和推行力度,针对一些高档的商业办公区及住宅区业主或租户来适当提高电价,让电价与其高端房价和物业费用相配套,相信这类业主可以接受并承担。这一举措的另外一个积极作用则是:高额的电费促使高档商业办公区及住宅区的业主在持续高额的电费缴纳和成本并不算高的光伏分布式系统自主安装之间做出更为经济合理的选择,从而催生一部分光伏分布式应用市场。
 
  六、“光伏产业不是国家财政的包袱,绿色能源是未来的方向。”
 
  笔者:一些企业认为,政府给予补贴是必须的,对于行业的发展有促进作用。但也有一些企业认为,只有取消补贴,行业才能走可持续发展的正途,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为什么?
 
  杨怀进:其实相比火力发电的不可再生性以及所带来的空气污染治理等综合成本来说,光伏发电真的很高吗?大家可以算算这笔账,我国每年因癌症而死亡的人数却有324万人,癌症,从三四十年前的一个稀有词汇,到如今的屡见不鲜,其元凶其实大家是心知肚明。我国大陆中产家庭的月收入是多少?治疗癌症的医药费又是多少?都说“脆弱的中产阶级”,因为如果家人健康倒还可以活得光鲜,但倘若家中一人患癌,则会“一夜回到解放前”。如果说从现在起让大家每年多交个一万元来换取蓝天白云,恐怕很多人会跳起来。但等到生病了人受罪了再四处求医,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也掏的迫不及待,关键还不一定管用,搞不好就是人财两失。阿里巴巴的总裁有这么一句我想借用一下:不要让我们辛苦了一辈子积攒的钱到头来都上缴医院了,更不要省小钱花大钱。
 
  过去这些年来,哪样资源和产品价格不在涨价,为何大家就认为电价下降就是理所当然呢?人们的这些思维一定要转变!
 
  很多不知情的人认为我们光伏产业成为国家财政的包袱了,这个心态也要改变,全人类使用绿色能源是绝对的方向,我们没有选择。就像过去我们污染了河水然后花巨资去治理河水,然后我们明白了我们必须要提高水费。现在河水是免费的,可我们为何不再饮用河水而用收费的自来水了?为何过去农民用来煮饭的秸秆都在被就地焚烧?因为多数人都用燃气了,道理也一样。
 
  而且现阶段大规模使用光伏是必要的,就像过去缺电时大力发展煤电一样,不是简单扩大项目规模,而是在增加应用,技术和成本客观上都在进步,我们似乎比别人都格外心急技术突破,但事实上中国在电池转换效率和成本上一直在进步,这个在各个光伏企业里都是有数据可查的,所以我刚开始就说,许多人判断简单、片面且并不客观。
 
  同时,与国家补贴政策相向而行的,是光伏企业一直在积极思考如何实现成本下降,如何尽量减轻政府负担,现在大规模电站已经逐步在主动和治理沙漠,盐碱地,石漠化土地,渔业,农业相结合。
 
  七、“光伏产业今后一定会通过资源整合趋于集中化和规模化”
 
  笔者:能否描绘一下中国光伏行业未来的前景与设想?
 
  杨怀进:光伏产业说到底最终是能源产业,所以这个行业也会像之前的常规能源那样通过资源的整合一定会趋于集中化和规模化的。
 
  我说的这个集中化规模化有两层意思,一层是产业自身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像电子行业的中兴、华为一样的行业领头羊,同时也应该很快会有国内外的大集团公司进入这个行业来统领行业,使这个行业的发展更加有序健康;另一层是产业聚集的意思,所谓独木难成林,未来会呈现出规模化集中化的新能源应用基地,资源配套和政策配套集中化,这样一方面对于基地聚集的企业来说成本会降低,其次也利于争取到更为积极的资源和政策支持,最后,为地方经济所做的贡献也更为集中、突出。
 
  八、“中国当代企业家应更多地培育和加强自己的道德情操,为国分忧。”
 
  笔者: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能否用一句话表达一下对企业未来的期许?
 
  杨怀进:我本人作为一个农民出身的人,很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和需要多少。很感恩多年前自己的衣食住行已经解决了,所以我很想做些正确的事情。我强调独立思考和正确价值观追求。我深知做真企业家就是要勤勉,谦虚谨慎,有宽广胸怀,高远的视野,远大抱负和社会责任感。
 
  我作为过去三十年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和实践者,有自己相对清醒的认识和思考,对于实体经济的经营和发展一直在不断自我反省和批判。我坚定地认为中国当代企业家应该冷静地明白,要更多地培育和加强自己的道德情操,为国分忧,不应该过分浅薄地注重自身物质生活的奢侈享受而遭人耻笑。
 
  在业绩或者是规模上我可能还真没有特别明确的期许目标,我只是很好奇,我的身边团结着一个善良、正直的团队,大家一起务实、精进地做着事,我们能不能凭着我们这种朴实的品质和踏实勤奋的作风,共同来打造一个有序的、可持续发展的新能源企业来,真正的为国家、为社会的能源、环境和经济等各个领域作出更多积极的贡献来。总之一句话:做人是做事的基础,做事是发展的基础,只要做人做事的基础打好了,后面所有大家期待的结果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能源人物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晓林被逮捕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晓林被逮捕   近日,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国家能源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王晓...[详细]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