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能源观察 » 正文

“市场煤”再遇“计划电” 长协谋定量也定价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日期:2016-11-28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电企压力倍增,煤电“顶牛”再现。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近期华能、华电、大唐、国电四家电力央企联合给陕西省政府提交报告,表示现在的电煤价格已经超出企业成本,要求政府对电价进行上调。

但是,由于涉及国计民生,上涨电价很难实施,也并不符合当前国家“三去一降一补”政策,所以压力实质再度传导回煤炭企业

11月22日,陕西省最大煤炭企业——陕煤化集团将旗下部分矿区直供省外六大电力集团的煤炭价格在11月5日每吨下调10元基础上再次下调5元,并将全部矿区直供省内电力企业的煤炭价格下调5元/吨。

几乎同时,神华、中煤、同煤等企业都宣布下调了煤价的消息,这也已经是11月以来国内煤炭企业第二次集体下调煤价。

11月23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1元/吨,环比下行3元/吨,已经连续三期下行。

为了应对煤价大涨,自从9月初召开“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会议以来,国家发改委先后召开8次稳煤价相关会议。现在煤价终于出现平稳迹象。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在全国煤炭交易会召开前夕,煤炭、电力企业电煤价格上博弈似乎已尘埃落定:神华、中煤等企业将电煤长协定价模式按照“基准价+浮动价”执行,其中5500大卡动力煤的基准价格为535元/吨。

政府主导重回“双轨制”?

12月1日-3日,2017年全国煤炭交易会将在秦皇岛举行。本次交易会将聚焦推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交易模式创新,推动煤炭供需企业签订中长期合同。

煤炭交易会还没有举行,但实际上2017年的电煤年度合同,却比以往来得都早一些。

11月8日和11月11日,神华集团和中煤集团与华电、国家电投、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和国电集团先后在北京签订了电煤长期合同,签订的数量是电力企业前三年实际用量的平均值,合同为期一年,从12月1日开始执行到2017年11月30日。

“以前哪有11月就开始签电煤年度合同的?经常煤炭交易会开完之后还没定下来呢!” 山西一家电力企业煤炭贸易代表告诉记者,发改委担忧煤价大幅波动对电企造成不利影响,10月底就开始召集煤电双方企业研究长协合同制定工作,并要求煤炭企业在降价的同时尽早签署长协合同,起到带头和示范作用,稳定煤炭供应。

随着神华、中煤这两家煤炭巨头和五大电力集团都签署了中长期合同之后,国家发改委要求各地加紧组织协调,引导其他企业继续跟进。

11月16日,国家发改委组织各省发改委、经信委召开电视电话会议。11月23日,山西焦煤集团和首钢、宝钢、鞍钢等六大钢铁集团签署2017年炼焦煤长协合同,价格以2016年11月底价为基准。

“集团和下属矿区负责人正在研究和电力企业的中长协怎么签,争取在交易会前定下来。”陕煤化集团副总经理王增强告诉记者,此前煤炭低迷时期,电煤年度合同多采取“定量不定价”的方式,但此次电煤合同中的数量、价格以及煤炭的质量都会明确下来。

按照神华、中煤的“基准价+浮动价”的长协定价模式,5500大卡动力煤的基准价为535元/吨,其他发热量煤种基准价依此进行换算。浮动价依据上一个月最后一期环渤海指数和其他最后一期现货价格指数的之和,由供需双方风险各担50%。

依照本次国家发改委主导的5500大卡动力煤基准价为535元/吨,即使加上浮动价,仍然比目前市场煤价格低出很多。

据了解,535元的基准价已经是煤电几大企业相互博弈、政府并进行指导价格的结果。此前,电力企业希望这一价格不超过500元。

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张叶青告诉记者,按照上述计算方式以及现在的煤炭价格计算,当前神华和中煤签署的5500大卡动力长协合同价格约为580元/吨。

“这本质上仍是电煤价格的‘双轨制’。”一位煤炭从业者表示。

2012年12月2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宣布自2013年起,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合同并确定价格、鼓励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

2013年以来,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在年度合同上多采取“定量不定价”的方式。无论煤炭价格飙升低迷,电煤长协合同经常会出现违约,电力和煤炭企业都会选择更有利于自己的定价策略,再进行协商。

现在煤炭企业和电企签订的长协合同,是否能够全面履约也存在不确定性,最大的风险仍是价格。

“当前煤炭价格可能已到顶,后期还有下降的趋势。”王增强认为,近期发改委加快了煤炭产能释放,所有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合法合规煤矿,在采暖季结束前都可按330个工作日组织生产,煤炭产量将上升。而在供暖季结束后,每年的3月到5月将进入煤炭消费淡季,不支持煤价继续上涨。

“市场”煤倒逼电价市场化?

“具体没有测算,但肯定是亏的。”华电渭南蒲城电厂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随着煤炭价格上涨,企业发电成本上升,现在火电已经是亏损状态。

根据国家能源局西北监管局在10月20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今年以来陕西煤炭价格增长131.5元/吨,影响发电燃料成本增加5.28分/千瓦时。以燃煤标杆电价和2015年陕西火电相关成本数据进行测算,陕西火电利润仅为0.086分/千瓦时,基本盈亏平衡。并提出预警:若煤价进一步上涨,发电企业将出现亏损。

该报告依据的是10月14日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公布的陕西动力煤价格,当时为346元/吨。而在11月18日,该指数价格为387元/吨,一个月上涨了41元/吨。根据上述数据测算,距离煤炭坑口如此近的陕西煤电已经亏损。

现在,一些地方煤炭企业甚至正在制定和神华、中煤“相似但不同”电煤长协价格机制。

“陕煤化是内陆煤炭供应企业,公司的下水煤量很少,主要是铁路直达的煤炭量多。”王增强表示,陕煤化集团初步构想按照“基础价+环渤海指数+陕西价格指数”的方式综合制定价格,其中基础价仍会是国家提出的535元/吨,但希望结合陕西煤炭供应的实际情况,加入陕西煤炭的价格变动指数,从而反映到长协合同中。

“南方电厂采购的动力煤加上高昂的运输费用,成本更高。”张叶青表示,华南一些电厂实际成交的价格在680元-700元/吨,煤电厂现在处于全面亏损状态。

煤价上涨导致电力企业亏损,既然电价不能轻易涨,政府只有向采取措施降煤价。

“市场煤、计划电”的矛盾再次上演。

近期华能、华电、国电、华润电力企业下发通知,以5500大卡平仓价685元/吨作为最高限价,超过此价的货源原则上不得采购,如果一定要采购,需要提交申请,报经集团公司批准方可购买。

电企难以消化煤炭市场价格波动背后是电力市场建设还不完善。一度“煤电联动”被视作是类市场化调节的尝试,但实际中受调整的滞后性矛盾挤压。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约研究员范必介绍,在当电煤价格处在855元/吨的高点时,山西火电平均上网电价为0.3682元/千瓦时,北京一般工商业电价(1千伏以下峰电)为1.194元/千瓦时。后来电煤价格走低,但并没有相应下调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甚至山西火电上网电价在2011年12月-2013年8月间达到最高值0.3977元/千瓦;北京一般工商业电价从2014年1月开始达到最高值1.4002元/千瓦,分别比煤价最高的2011年10月上涨了8%和17%。

由于国家电网一直占据“发、输、配、售”的重要位置,凭借其垄断地位,独立的输配电价被搁置,目前的价格容易失真。

新近颁布的《输配电价管理暂行办法》《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等政策因为明确了独立的输配电价形成机制,而被视作电改推进中的“一大步”。但在实际落实中,输配电资产如何有效核定成本、政府电力监管部门如何改革以及电网企业内部相关部门改变原有的运营模式和组织管理模式目前尚未有细则出台。

中金公司近期的研报表示:电价改革是电改9号文的首要任务,但是电价定价办法落后于其他实施管理办法出台,这表明电价改革涉及到多方利益,遇到的阻力较大。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