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人物 » 国内能源人物

《高端说》辛辣12问隆基股份创始人李振国!

日期:2019-11-22    来源:光伏头条(微信号:PV-2005)  作者:魏雪梅

能源资讯中心

2019
11/22
08:54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光伏企业 隆基股份 光伏市场 高端说

 
  伟大的时代,由伟大的创始人推动。
  时代风起云涌,百舸争流,每个行业都有一群为梦想燃烧自己的创始人,他们默默耕耘,一路披荆斩棘,为时代带来了新的可能,新的变革与新的力量。
  尤其光伏行业向来瞬息万变,即便是最具创新力的创始人,也需要应对技术、环境和社会领域的诸多挑战。
  2019年11月初,陕西·西安,初冬时节,天气晴好。国际能源网《高端说》对隆基股份创始人、总裁进行了时长40分钟的高端访谈。从行业、产业到企业经营发展,再到个人困惑等方方面面,李振国敞开心扉,详细阐释自己的看法与见解。

       国际能源网执行董事、总裁 张福龙
  国际能源网首席记者、光伏产业主编 魏雪梅
  对话
  隆基股份创始人、总裁 李振国
  李振国出席2019线下《高端说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关于隆基漂亮的三季报,作为隆基的创始人,您认为隆基为什么会保持这样好的发展势头?
  李振国:我觉得其实是现象大家都比较看得见的,就是隆基的财报从我们自己包括在行业内,我们是属于努力了,答卷还算不错。但是市场上面还是隐隐有所担忧,我想这种担忧主要是来自于两个方面。因为一方面还是对这种技术进步速度比较快,下一个技术的方向上面隆基是不是真正选对了方向,这个方面的一个担忧。
  第二个担忧主要是来自于光伏这个产品价格这些年持续在下降,明年可能我们这个产品仍然会下降价格,那这种情况下你是不是还能保持住盈利的一个势头,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讲,我觉得其实是市场不必有太大的担忧。因为光伏的价格上面来说,光伏产品的持续下降,他是一个行业发展的一个主旋律,或者我们认为他是个主逻辑,原因是什么呢?光伏这个产业他最终承担起来的是我们整个全球能源结构转型,能源结构往清洁能源上走的一个重任,甚至说是它还会承担起来修复这个地球生态的一个重任。
  在这过程当中,它自身的一个经济性是必须要解决掉的,经济性解决第一阶段就首先他要能够和传统的化石能源能够在经济上匹配。第二阶段是再足够经济,人类可以利用它去修复这个地球的这种生态。所以说在过去这些年价格下降的幅度巨大,但是在这里面的龙头企业就是在这种快速价格下降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获得比较好的盈利或者叫投资收益,我相信未来如果说你解决好了自身的这种技术进步、成本降低和投资效率的话,同样也还会有比较好的一个收益,所以说我说大家不必过于担忧和担心。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隆基融资已过百亿,创造性的现金流可能在40%左右,存量和应收账款是现在困扰隆基的两个重要问题吗?
  李振国:我想如果大家不做事情,那就不需要钱,你如果想去做好的事情,做更大的事情,那你一定需要解决外部资源的这个问题。当然你去做这件事情,你首先的一个依据就是你能够是领先的,是能够赚钱的,所以在这种前提下来讲,你应该去做的更大的规模或者更快速地去往前走。所以隆基在这方面看起来这些年我们是融的比较多,但是我们自身的一个发展还是比较快的。
  从资本市场上我们刚上市的时候,我们是六十个亿的市值,现在有十几倍了,所以在全过程当中,虽然从资本市场上是融到了一些资,从整个结果上来说,参与我们所有环节融资的投资人实际上随着隆基发展的过程当中也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回报,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我们融了这些资,全部都用到了我们领先的主业的一个发展上去了,比如我们在刚上市那个阶段,我们一年的销售收入十几个亿,但是现在我们一年的盈利是我们那些年销售收入的两到三倍。
  所以我刚才还回到那句话,如果你不做事情,你当然不需要融资,你如果想继续事情,你是需要这些融资的。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目前隆基的现金流压力大吗?
  李振国:从经营性上,还是仍然那句话,如果我们维持目前的这种规模,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光伏行业我们要顺应趋势和潮流,我们仅仅做到今天这一步是不够的,所以我要继续往前去努力做的时候,那你就无论是人员上,比如我们从现有的产能和人员规模上似乎用的人蛮多,但原因是没有去优化,因为我们持续规模在扩张,我需要培训,需要提前招收这些人,一个道理,主要是现在从资金上来说,如果我停滞在今天这个规模,当然我们是没有问题的,我关键是光伏行业未来前景那么广阔,如果我们在这个阶段不去努力,不去顺应和跟上这个潮流的话,可能几年之后就落伍了,我们就赶不上整个能源转型和整个人类发展生态修复这一波大的趋势,我觉得我们就错过去了,这个是主要的一个事情。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目前为止整个光伏产业的企业经过2018年的新政之后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级,您认为这个两级的出现是市场疲软的结果,还是产业竞争的结果?
  李振国:其实我觉得大家对去年531光伏政策的调整各方面的解读都过度了,光伏的去补贴化是一个必然发生的结果,也是我们光伏从业人员去努力追求的一个结果,所以在这个角度上来说,这个政策的对去补贴这个政策上来讲,我觉得大家是整个市场,包括同行,包括资本市场,包括可能很多人解读过度了。其实中国市场特别电力市场如果说大的话,大概占全球的四分之一,在一个正常的范围内中国光伏的装机占全球四分之一,也属于正常的一件事情。
  你像2017年光伏的装机占到全球50%,这种情况来说当时国内的发展速度比较快。但是其实在今天来讲,海外市场的发展确定性要比国内还要高,因为原因是光伏不依赖补贴,光伏平价之后海外很多地区他是一个纯市场化的一个市场。因此,他的发展基本上受政策的影响是比较小的。同时国内531这个政策之后也基本上补贴都很少了,所以说他再受到政策影响不是说因为补贴电价的影响,而是说怎么去解决根本问题,因为中国的能源利益格局比较复杂,这中间的体制造成的一些可能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阻力和障碍,我觉得这些东西解决好就行了。
  所以光伏的一个在531之后出现的这种分化,其实并不一定只有这531之后才出现这种情况,在过去这几年一直在上来,只不过531之后大家更明显的看出来了,所以这不仅仅是光伏行业的发展,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他最后都面临这种,从一个新兴的产业最后到他成熟过程当中他都面临着整合,这种整合就是你的技术领先的企业,资金实力比较强的企业,你管理比较精细和优秀的企业,最后会逐步的成长壮大起来。当然这些因素比较弱的企业,或者好几个因素你都不能赶上来的企业,你逐步可能就要被淘汰,被淡出这个产业里面,所以说不仅仅是光伏,所有的产业都会是一样的情况。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您心中对光伏这个产业的变与不变是怎么样理解的,下一步发展的目标是什么?
  李振国:我觉得其实这个问题我就稍微话长一点,我在光伏从业过程当中,其实我是经历过几个这种,我把他视为哲学的一个思考在这个里边,大概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应该是十年以前,就大概在2006年到2010年这个中间,其实这个阶段我思考更多的内容就是你站在度电成本的角度上来说,哪个技术路线才是光伏发电度电成本最低的一个着陆线,当然我们的结论是单晶路线。这个路线在未来是最低路线,我怎么样去发展它,保持它,尽快地把它实现了,这个是在那个阶段思考的问题,所以说在这个阶段有些工作是后续做的,但是从思考上来说,你比如将来很多技术路线要比较,包括金刚线作为一个终极的切片方案,我们在那个阶段已经认定了,这些东西是那个阶段思考的问题。
  到大概四、五年以前,思考的问题重心就有点改变,因为在那个阶段关于那个问题我们认为已经思考清楚了,而且行业也会在走,包括光伏会成为人类能源,本身它成为人类能源最便宜的一种能源,也已经我们认为指日可待了,这个阶段可能我们更多的思考的是光伏在未来的全球的能源结构里面它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它应该处在什么位置,包括它因为他的非连续性的缺陷,将来应该怎么去跟不同形式的储能去结合,这些不同形式的储能还包括你自身电网柔性对它的接纳,所以这个阶段其实更多的思考的是这个问题。
  还有一个情况就是去年的时候,其实在有一些报道里提到过,我刚好是在剑桥那边上过一次课,又受到了一些触动。因为几个伟大的物理学家他在看未来这个地球的时候,其实他对这个地球是充满担忧的,就是他认为这种特别是过去几十年、上百年的这种人类活动对地球生态的破坏是在加剧并且不可修复,所以说在这过程当中启发光伏其实他们低估了它的作用,如果说我们将来光伏技术进一步的发展,和储能的结合变得更为紧密,其实光伏是可以承担起修复地球生态的任务的。举个例子就是你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海水淡化,把这种淡化引到荒漠地区,荒漠有了水就有植被,有了植被就可以吸收空气当中的二氧化碳,它吸收固化下来是固碳过程,为什么以前人不去这么想?原因是你干这件事情是需要能源的,你一谈起需要能源那就意味着以以往的能源结构你需要碳排放,你到底吸收的多,固化的多还是排的多,这个大家说不清楚。
  之后就考虑如果我前一段生产、制造过程当中,我是一个用清洁能源生产自清洁能源,就是我在那过程是零排放的过程,我后续就完全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一个正向的过程了。当然我们也做过宏观上的分析,比如说我们分析寒带、亚热带、热带地区的不同的这种地区,每平方公里的荒漠变成绿洲之后,它吸收固化碳的总量,最后的结论也是令人振奋的。就是当地球荒漠面积的70%变成绿洲以后,就可以吸收固化下来这个自有人类产生以来产生的碳排放,就是刚才你看那个视频里面,其实我们也提到了这个观点。所以说我就觉得他在思考的时候可能不同的阶段思考的问题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说时间起来思考的是度电成本的竞争力的问题,不同的路线。
  四、五年前思考的是光伏跟储能怎么去结合,现在可能脑子里想的是其实光伏未来还能承担起更重要的,对我们这个人类,或者是对这个星球更重要的任务。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通过规模效益来降低成本,并以此保持垄断地位,形成竞争优势,这是隆基一贯的策略吗?未来是不是依然坚守这样的策略?
  李振国:我觉得您讲这个垄断这个词不是隆基所追求的,其实我们是希望通过我们自身的这种技术进步,还有更好的一种管理,能够推动这个行业的一个发展,能够让平价上网更早的实现,这个目标我觉得基本上实现了。因为在全球在相当多的国家和地区光伏已经是它本身最便宜的一种能源了,下一步我们还要践行用清洁能源制造清洁能源,另外一个我们希望把这种光伏能源这种可再生能源成本降得更低。因为有足够廉价的这种能源的时候你可以干很多事情,所以说就包括修复生态的一件事情,这是我们主要的一个目标。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实现这个目标,比如我们自己公司很清晰的路径,我们在进行决策,在方向判断我们就很清晰的原则就是一个是第一性原则,一个是立足未来,用这种方法去进行判断,通过这种重视和高的研发投入来去实现这种结果,在之后用比较好的这种谨慎和保守的财务来形成这种支撑,你把这个事业能够更长久的走下去,才能来去实现自己心中可能最终极的这种理想,我觉得是这么一种路径在走。
  当然从结果上来说,这么走了结果上看隆基盈利能力还可以,这种别人可能不敢扩的你就敢扩,出来这种结果在刚才我讲的这几个前提条件下来形成的这种结果。
  有这种理念同时你有做事情的判断方向、判断问题的方法,然后要重视研发,一定要重视这种科技创新,同时要有稳健的财务,我觉得这些东西走下去你这个企业才能长久。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在第三次的光伏变革当中,李总对隆基未来的发展,有没有什么一些担忧的地方?
  李振国:我觉得其实以前有很多人问过隆基将来的这种风险在什么地方,我觉得有两点,第一点就是超出我们认知的黑科技的出现,虽然隆基我们极其重视技术创新,我们对我们自己走的技术路径也是充分的进行论证,我们对这个世界出现的新的科技极度的关注,并且一旦跟我们有相关,我们都会去进行这种充分的论证和研究,但是人的认知或者你的团队的认知他总有一个范围,你超过了这个范围的事情的一个出现,那有可能他会形成一种对这个事业的颠覆或者技术路线的一个颠覆,这个我们是认为是有可能的。这种黑科技是不包括现有的技术,比如大家讲到的HJT以及将来更大尺寸的硅片,更不包括钙钛矿,我们认为有可能还有一些我们现在还没认识到的东西,还可能会出现,这是第一个。
  第二点,实际上在于我们自己的团队和我们自己的组织能力。因为企业从几个人发展到现在,超过三万人,我们企业也从前面小的企业发展到今天几百亿的销售收入,也可能几年以后更大。但是毕竟我们没有管过更大规模的企业,人数还在增加,在这过程当中我们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来保持一个开放学习的一个态度。但是你毕竟没做过,所以说我觉得这两个是企业下一步发展的风险,其他方面我们倒还没有看到,或者说我们基本上对这风险分析的比较透彻,我们都有应对的这种措施和想法。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继隆基M6发布之后,行业内相继有企业发布了M12,未来单晶硅片的发展趋势可能是大尺寸会形成一种主流,M6和M12在应用端上有明显的技术差异,在这样的一个狭路相逢的竞争当中,李总认为M12的出现是推动产业发展的促进剂,还是一个非常不可估量的竞争?隆基将要怎么样应对?
  李振国:我觉得其实等于说是行业的发展过程中,现在每年有100多吉瓦的需求,你在今后的一年、两年里面,你这100多吉瓦是一个什么产品来满足这个市场的需求,还是要立足于今天能够量产或者即将量产的这种技术,你需要满足这个阶段的一个需求。这个首先是一个情况。第二个情况在我们半年报出来之后,我在跟我们的业绩说明会上我们也有一个观点,我今天把这个观点也再花点时间跟您交流一下。我就说今天我们来看待一个系统,一个最近可能在招标的时候站内系统招标的一个包含组件的价格已经到了三块五左右的水平了,大家可以看到很多这种。这次三块五这种站内的光伏系统的造价里面,发现电池片只占了九毛钱。
  那么剩下的这个所有的成本或者说大部分的成本,应该是剩下75%的成本来自于哪个地方呢?三个方面,第一是为了保护这个电池片,你用的玻璃,用的边框,用的里面EV都是为了保护这个电池片在未来它的几十年工作过程当中免受风吹雨打,是为了保护这个电池片的,这是一部分。第二部分,为了支撑这个电池片有一个比较合适的角度运行它,比如说我们用的水泥墩子、支架,甚至包括有些还用了追踪系统,这些是为了支撑这个电池片能够让它去工作的。第三部分,是为了收集它发出来的电流的,比如说我用的电缆,用的逆变器,用到的变压器。
  如果你把这个结构想清楚了之后,如果说是任何一个新的技术出来,它如果维持到跟现有的转换效率差不多的一个情况的时候,除了这九毛钱的电池片之外,剩下的一点都省不了,保护它的这些功能,支撑它的功能和收集它电流的功能你一个都少不了。
  如果说它的转化效率低的话,刚才说的这些成本都会上升,所以因此回过头我们再看薄膜和更大尺寸的硅片。薄膜今天是有很多进展,但是他还没有转化效率到晶硅这种水平,所以因此即使说稳定性成熟了什么之类的,它也就是顶多取代现在九毛钱的电池片,剩下的成本啥也省不了。而且这个电池片随着下面进步九毛钱成本还在降低,一样的大硅片如果改变不了转化效率,不能是更高的转换效率,它也就是在这个九毛钱电池片上做文章,剩下的所有的东西还是省不了的,去保护它的,支撑它的,收集电流的,怎么能够谈得上颠覆,所以说不存在这个概念。
  所以说这件事情因为涉及同行业的一些做法和想法,所以我们不需要过度的评价,但是我就只是讲这中间最本质的逻辑道理就OK了。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十四五即将到来,我们国际能源网也在11月15号光伏产业论坛上主打呼吁行业形成产业良性的生态,面对十四五这个大背景,隆基从推动行业发展的角度出发来说,你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和呼吁?
  李振国:其实我一直在讲,我说中国能源利益格局太过复杂,所以说新能源在国内发展反倒是面临比较大的一些挑战,主要是各方共识的一些问题。你比如早期的时候大家攻击光伏产业高耗能、高污染,当然我觉得这个可能很容易被解释,所以我今天就不多说了,完全是无稽之谈。之后又讲光伏是靠补贴不经济,甚至有些难听的话说光伏这个产业是吸血鬼,当然是前两年靠补贴的时候可能会受到这种质疑,但是今天逐步我们去补贴时代已经到来。同时那个阶段还会有人讲光伏不连续、垃圾电,但是后来发现人家德国人电网40%用的光伏也没问题,这种声音变小了,大家不说这个话了。
  但是我认为仍然是这些思潮是在阻碍着这个产业的一个发展,包括现在电网是光伏的一个可能面临的大问题,事实上电网的柔性是不是被充分利用上。比如原来我们国内有很多电源点,比如说像水电等都是可以很好调节电源的,是不是我们统一纳入到整体的一个跟清洁能源进行互补、调解的这种东西,或者这种局面上去了,我觉得这些方面我相信都会面临巨大的这种挑战在里面。当然还有一些更奇怪的声音就是,说你这个光伏发展了,传统能源将来衰败了面临民生问题,这些地方的从业人员怎么办?
  其实这些东西,举个例子,一个煤矿工人他井下挖煤,你今天让他上来,做光伏电站运维,只是他谋生的一个职业出现了变化,跟他们有什么多大关系呢?所以说这类的事情我觉得可能都面临着相当多的这种挑战,我们是希望能够在今后这些年里边,努力地宣传光伏的实质和它对未来人类社会和经济社会的一个影响,里面涉及到我们能源安全的问题,甚至我们整个国家安全的问题,你可以看看过去这么多这一百年的战争史,基本上都是为了争夺这种能源和包括能源通道引发的。如果说光伏普及了,大家各地能源自给了,还减少了这种战争发生的概率。
  所以说这类事情上来说,都是一个很正向的,让多数人逐步理解、认识到这些东西,光伏的资源是无限大的,也越来越经济,平衡问题很快也会被解决,同时更多的利用会修复我们地球的生态,这几个逻辑我觉得让全社会更多的去认识到,自然而然大家认识到以后,我相信政策制定层、决策层自然就会有正确的选择。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现在业界有预测说隆基明年会掀起单晶的价格战,对于这样的说法,李总今天可以做一些透露吗?
  李振国:我觉得可能你问的问题来说,可能是角度有问题,我觉得光伏行业这么多年发展,降价是主趋势和主逻辑,你不降价怎么能够跟传统能源去竞争呢?
  比如十年以前单晶硅片就是在2007年、2008年的时候,那一片要一百块钱,现在到三块钱,否则,光伏产业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快速的发展。说价格下行是行业发展的一个主逻辑,这是第一个,行业特点。第二个竞争带来的一个整合,任何一个行业从新兴行业到成熟,都面临着不停地竞争、整合、优胜劣汰,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优势的企业重视技术进步,财务健康,管理精细,你逐步就越来越强。
  不要说是今天这种从一百块钱到三块钱硅片,在过程当中到十块钱的时候死了一大批企业,你说是纯粹是因为价格竞争导致他十块钱都没办法做了,你降到三块钱根本不可能生存了,所以说大家在讲的这种价格战这些东西还是不能脱离行业发展的主逻辑,这个行业本来就需要我们去不断地技术进步,不断地去精细管理,不断地降低成本,然后来实现一个跟传统能源竞争的格局,来实现一个将来整个成为人类发展主流能源的一个需求,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目标。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在整个光伏行业的发展遇到一个瓶颈或者说下坡期的时候,您有一些什么样的想法,有一些什么样的呼吁或者隆基要做些什么?
  李振国:首先我不同意你那个观点,说这个行业在下行,产业在萎缩这些。产业持续在发展,而且未来会发展的越来越大,主要是大的程度是现在很多人都不敢想象的,所以说这一点上来说是我们对产业的一个信心,包括今天我们也没有认为产业是在下行、在萎缩,这是第一个观点。第二点观点上来说,产业生态所有这些东西的形成不是靠别人给的,是靠自己干出来了,所以你一定在各自的环节,擅长的环节形成自己核心的竞争力,将来你在这个环节才能会走得很远。
  所以说假如任何几家企业说联合起来搞一些价格同盟,通过这种价格同盟获取更好的利润、收益,我认为在光伏行业里面,第一是不合时宜的,因为忘记光伏行业发展的本质要求了,你就是要取代传统能源,就是要为人类未来的生态做贡献,你这么干是阻碍这个行业的发展。第二个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像西方先进的理念的一些国家,为什么要反垄断,反垄断就是反对你通过这种地位最后形成这种超额的利润,然后来阻碍这种整个社会进步和发展,所以说产业未来的那种生态的形成和商业文明我觉得都是要靠自己单个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形成,同时未来合作在一起的一定是行业里面大家都是一些优质的,大家都是有比较好竞争力的企业,一定会自然合作。
  不同的环节形成不同的这种优势,自然而然会走到一起。当然在过程当中,我反倒认为大家在一起非技术进步形成的这种联合,或者说是我对价格形成的一种干预这反倒是不文明的一种做法,因为他阻碍了整个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发展。
  国际能源网《高端说》:隆基这些年为什么可以快速成为一家行业领先的企业?
  李振国:我觉得隆基从一开始一直没有这个主观的想法,我们只是按我们自己的一种逻辑在去走,其实在刚才的谈话里已经都说到了,要总结一下的话第一个我们对行业的发展有极度的信心,因为这种信心在于,首先这件事情他是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对我们地球,对这人类,包括对能源转型他有意义,而且我们也相信他一定会发展得很健康,市场未来也会十分大,这是首先有个信念。
  第二个我觉得我们有个方法,这个方法其实我们在进行这种产业核心竞争力的形成的过程当中,你得有一个判断,包括战略判断,包括技术路线的判断,甚至包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的判断,这个方法就是两条。第一条底限原则,第二条立足未来,我不是看今天,我要看三年以后、五年以后,甚至十年以后,我用这方法来去解决我所有过程当中面临的这些问题。第三个层次就是有了信念,有了方法,那我形成这种能力,我们依靠的是什么,我觉得主要是依靠技术进步,依靠自己对研发、对科技的这种投入,你就形成了优势,你有信念,有判断方向,然后你把这问题要解决了。
  最后还需要一个保障,这种保障自己稳健的财务,所以说我觉得通过这种走到今天了,未必是隆基在十年以前我们就有雄心大志,我一定要成为干什么,我觉得如果有了我目前这种想法,可能自然而然也许走到今天,当然不排除行业内有人比我们这个理念想法更为先进,那保不准人家将来走到我们前头,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