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能源财经 » 能源财经要闻 » 正文

“中国锂王”的经营战略

日期:2021-01-18    来源:中经微能源  作者:李哲

能源财经

2021
01/18
09:45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码看新闻

关键词: 天齐锂业 射洪锂业 矿石资源 天齐集团

距离成都两小时车程的射洪市,自古以白酒闻名。如今,走在射洪的大街小巷,锂电池的字样随处可见。

这样的转变源于天齐锂业。记者获悉,十余年前,天齐锂业还是一家濒临破产的锂盐生产企业,后在其实控人蒋卫平的带领下,通过收购扩张,市值一度逼近千亿,被誉为“中国锂王”。

然而,大举扩张的战略并非至善至美。其中,天齐锂业两次“蛇吞象”式的海外收购就使其深陷债务困局。为了缓解债务压力,天齐锂业多次策动融资计划。1月15日晚间,天齐锂业披露了最新融资预案,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159.2亿元。

扭亏为盈

时间回拨到16年前,彼时,天齐锂业还是一家面临着严重经营危机的企业。

2004年,四川省射洪锂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射洪锂业”)正处于破产边缘。受制于矿石资源、成本和产品质量等因素的影响,其经营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到2004年,射洪锂业已经累计亏损超过6200万元,远远超出成立之初的投入。

彼时,射洪锂业锂矿石供货商蒋卫平提出了希望收购射洪锂业的想法。2004年,射洪县政府与蒋卫平所控制的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齐集团”)签署协议,在剥离射洪锂业约7000万元债务后,以1144万元价格将射洪锂业全部股权转让给天齐集团。此后,这家成立于1992年的县属国企更名为天齐锂业。

接手射洪锂业后,蒋卫平从技改升级、管理模式、经营方式等方面对其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整,同时伴随着主要产品碳酸锂在市场上的需求量逐渐扩大,天齐锂业的经营状况得到了有效提升。2007年天齐锂业实现总营收3.06亿元,净利润6342.48万元,并且将企业的资产负债率降低到27.49%。

如今,天齐锂业(射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射洪天齐”)仍然是天齐锂业重要的原料生产基地。在当地人眼中,射洪天齐是一家不错的企业。“这家厂子已经经营20多年了,现在效益还不错。”

随后,天齐锂业加快步伐。2007年完成股份制改革;2010年正式登陆深交所。而在经营状况有所好转之后,生产原料单一的问题让天齐锂业仍然不能保证长期稳定的利润。

“国内的锂盐储量还是很丰富的,但是由于自然环境及资源禀赋的差异,我国锂盐的开采成本比较高,因此国内生产企业的原材料大多需要进口。从全球范围来说,澳大利亚、中国、智利的锂矿资源比较丰富。”一名锂电池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

“蛇吞象”进阶

正在为锂矿犯愁的蒋卫平在2012年等到了一个好机会。

2012年8月23日,美国洛克伍德控股公司(Rockwood Holdings, Inc,以下简称“洛克伍德”)宣布以每股6.50加元的价格收购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利森”)100%的普通股股权。

作为泰利森的合作伙伴,天齐锂业深知泰利森在全球锂矿领域的位置。据了解,泰利森拥有这个世界上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格林布什锂矿,当时大约为全球供应65%的锂矿石产量。

泰利森又是当时天齐锂业唯一的锂精矿供应商。如果洛克伍德完成对泰利森的收购,将加剧全球锂产业的寡头垄断格局,遏制天齐锂业及中国其他锂盐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蒋卫平决定发起对泰利森的收购。

不过,资金是天齐锂业收购最大的拦路虎。2012年财报显示,天齐锂业总资产15.69亿元,总营收3.94亿元,净利润0.42亿元。而收购泰利森需要的募资金额接近40亿元,留给天齐锂业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月。

“其实就是为了收购泰利森倾尽自己及家庭几十年努力获得的所有。”蒋卫平在接受《英才》杂志采访时回忆道。此外,蒋卫平也得到了中投公司以及工商银行等机构的支持。资金问题就这样得以解决。

随后,蒋卫平以天齐集团作为收购发起者,首先在澳大利亚成立子公司文菲尔德,通过文菲尔德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获得泰利森19.99%股份,成功拦截洛克伍德的收购计划。这样天齐锂业就具备了和其谈判的空间。最终,2013年12月天齐锂业将泰利森收入囊中。直接让天齐锂业从矿山的经销商变成了矿山的主人。

当时总资产仅15.69亿元的天齐锂业能够在短时间内筹措38.76亿元的收购资金,这一融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

在2018年,天齐锂业再次故技重施。

2018年5月31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拟以65美元/股,从Nutrien 集团手中收购SQM公司23.77%的A类股股权,总交易价款为40.66亿美元。

SQM 是全球领先的锂产品供应商之一。与泰利森不同,SQM旗下的阿塔卡玛盐湖是盐湖提锂的重要矿区。

事实上,天齐锂业发起对SQM的收购同样没有太多的准备时间。2016年天齐锂业曾收购SQM 2.1%股权,但是在随后的收购过程中并不顺利。

不久,天齐锂业突然迎来转机。2016年9月,两家钾肥巨头加阳公司(AgriumInc.,以下简称“加阳”)与萨斯喀彻温钾肥公司(Potash Corporation of Saskatchewan Inc.,以下简称“萨钾”)拟定通过新设公司Nutrien的方式进行合并。萨钾将其持有的SQM股份按比例交换获得新公司Nutrien的股份。而原本持股SQM 32%股权的萨钾也变更为Nutrien集团。

“由于Nutrien集团涉及反垄断调查,因此不得不剥离资产,这也就给了天齐锂业收购SQM的机会。”一位接近天齐锂业的业内人士说。

2017年11月,中国商务部及印度政府反垄断调查表示,两家企业的集中将进一步增强其对全球氯化钾市场的控制力。并要求其必须要在2017年11月2日起的18个月内剥离其持有的在其他公司的部分权益,其中就包括SQM的32%股权。

在天齐锂业看来,对SQM的收购机会难得。“对SQM的收购属于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全球的主要锂资源都掌握在少数公司手中。我们当时购买的是SQM的A类股,原本这类股票的流通性就很差,能够有机会买到,很难得。此外,海外收购如果不付出溢价,交易也很难达成。即便这笔收购让公司在资金上面临困难,我们仍然觉得是值得的。”天齐锂业内部人士说。

最终,天齐锂业再次上演以小博大,以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8.9亿元)的总价将SQM23.77%的A类股股权收入囊中。

与收购泰利森相似,天齐锂业收购SQM的资金同样超过了当时企业总资产。而收购过程中,天齐锂业自有资金出资比例仅为17.8%,其跨境融资贷款数额高达35亿美元。由此带来了公司负债率激增。

谈及公司对SQM股权的收购,天齐锂业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基于看好未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长期发展前景。

财务危机

事实上,在完成对SQM 23.77% A类股股权收购后,天齐锂业的负债率直线上升。2020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天齐锂业的负债率已经达到81.27%。

在收购完成之后,天齐锂业始终表示,将通过多种方式来缓解公司的财务压力。

“2018年完成SQM 23.77%股权购买后,增加收购贷款35亿美元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对于由收购SQM23.77% A类股权导致的有息负债,公司制定了相应的还款计划,但由于受行业周期性调整、公司主要产品价格持续下跌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公司经营业绩大幅下降。2019年,公司原计划同步实施的资本市场融资未能按照目标进度和金额完成,降杠杆、减负债工作不达预期。2020年初开始,公司一直致力于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引进战略投资者、出售资产、配股等方式缓解财务风险、降低公司财务杠杆。”天齐锂业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天齐锂业的融资表现与此前两次发起闪电收购的融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

记者了解到,2018年天齐锂业曾发起港股上市计划,最终不了了之。2019年12月,为了改善财务状况,天齐锂业通过配股方式融资29.32亿元。这一数目与此前公布的70亿元目标资金存在一定的差距。而在配股过程中,天齐锂业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履行了其全额认购的承诺,合计全额认购140558967股,占本次可配售股份总数的41%。

为了缓解公司的财务压力,天齐锂业实控人多次通过减持股权后补充公司现金流的方式为公司输血。

谈及公司在融资方面的表现,四川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卫平在回应投资者时表示,各类融资工具的使用均会受到相应的条件制约。比如:H股发行相关决议及批文的有效期已过,若重新启动H股发行,公司须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内部决策程序和披露义务;引入战略投资者也会受到潜在战略投资者资金实力、风险偏好、产业协同等多重因素影响。尽管如此,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一直坚持以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最大化为首要目标,努力攻坚克难以期尽快化解公司债务危机。

但是时间不等人,2020年11月30日,天齐锂业发布公告,天齐锂业合计18.84亿美元的贷款到期,公司与银团签署了《展期函》,展期1个月。

从账面数据观察,天齐锂业的财务状况已经无法负担巨额的到期贷款。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天齐锂业具备货币资金金额12.95亿元,短期借款金额31.3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133.05亿元,长期借款金额130.26亿元。

引入战略投资者

最终在2020年12月8日,天齐锂业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 IGO Limited。

相关公告内容显示,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 Tianqi Lithium Energy Australia PtyLtd(原全资子公司 Tianqi UK Limited,2020年12月6日更名,以下简称“TLEA”)拟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 IGO Limited(以下简称“IGO”)。本次增资计划拟由 IGO 的全资子公司 IGO Lithium Holdings Pty Ltd以现金方式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 亿美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TLEA注册资本的 51%,投资者持有TLEA注册资本的49%。

天齐锂业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通过子公司层面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IGO。IGO已基本完成本次交易的融资工作,支付14亿美元(约合19亿澳元)交易对价的确定性较高。该交易完成后,预计将可使用12亿美元偿还银团收购贷款本金及相关利息,届时公司资产负债率将从81%左右下降至约63%。

在得到IGO注资之后,天齐锂业于2021年1月15日晚间发布了最新融资预案,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159.2亿元。此次融资同样是为了缓解收购带来的财务压力。

事实上,除收购SQM股权带来的财务压力外,天齐锂业位于澳大利亚奎纳纳建设的“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无法顺利投产同样影响了其财务表现。

记者了解到,2017年天齐锂业曾对外披露公司的增资计划,预计项目投资概算为3.28亿澳元。资金来源全部为自筹,其中不超过1.31亿澳元将通过增资方式注入天齐澳洲。项目计划于2019年底竣工试生产。然而,项目至今仍然未能顺利投产。

与之相对应的是,赣锋锂业在马洪工厂建设的氢氧化锂生产项目已经投产。而天齐锂业在谈及项目无法达产时表示,公司严重缺乏海外工程建设管理经验和专业人才团队,项目调试方案论证不充分以及新设备、新工艺技术需不断优化调整等多重因素,公司认为该项目虽历经一年的调试周期,至今仍没有达到全线规模化生产状态,导致公司预计的投资目标还未实现。

赣锋锂业内部人士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选择在国内建厂出于综合考量,从投入方面来看,把工厂放在国内的成本相对更低,澳大利亚的人工很贵,管理上也不是很方便。把产线放在国内,从设计、产能利用上会更加灵活。

“天齐锂业的一些客户和供应商希望项目建设在澳大利亚当地,这样更加有利于进行贸易往来。”一位接近天齐锂业的业内人士说道。

关于项目的投产日期,天齐锂业在回复记者时表示,目前TLK正在结合前期阶段性调试工作成果,由天齐锂业总部与TLK团队组成的联合工作组继续保持常态化充分沟通,聚焦以尽快达成具备全面调试条件并正常、有序开展相关工作为首要目标,力争第一期“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于2022年第四季度达产。

在谈及奎纳纳项目时,一位接近天齐锂业的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来看,IGO的注资也许从侧面印证了奎纳纳的可行性,但是实际结果还要看事态的后续发展。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