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要闻 » 中国能源要闻

​东方何以日升

日期:2022-09-09    来源: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

能源资讯中心

2022
09/09
10:58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东方日升 光伏组件 源网荷储 光伏电池

“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

乘风飞翔、乘势而上,光伏行业出了不少“首富”,万丈高楼平地起的故事更是成为佳话。

风云诡谲二十年,在光伏,有奇迹、有泯灭。困在风口,扑腾、挣扎、折翼飞翔的也有。

疯狂扩张与融资失败

2002年,一家名为日升电器的公司在浙江宁海县成立。主营太阳能灯具,浙江老板林海峰靠塑胶模具赚得了第一桶金。

2006年,日升电器建立起第一条光伏电池生产线。这个时间,仅比无锡尚德的第一条光伏电池生产线晚了4年。2010年,日升电器上市,同时改名为“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增收不增利、毛利率下降,出了什么问题?

上市12年,东方日升发展轨迹如何呢,也许可以从一组数据中一窥究竟。

2021年,东方日升营收188.31亿,比2008年增长了21倍,资产总值增长了56倍。但是净利润方面,东方日升似乎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2012年与2021年甚至出现了亏损。

从毛利率方面来看,东方日升表现极为不稳定,2013-2016年,这段时间毛利率在20%以上,之后陆续下滑,特别是进入平价上网时代,可谓疲态尽显,2021年只有6.61%。

就出货量而言,同样是老牌上市企业,东方日升与晶科、晶澳、天合、阿特斯等企业,拉开了很大差距,更不用说后来居上的隆基了。

从近十年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排名来看,起步较早的东方日升,表现平平,直到2015年才挤进前10名,始终没有进入行业前五,长期徘徊在七、八名。

就最近的2021年的财务数据来看,尽管东方日升强调因疫情、海运价格上涨、硅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导致企业利润下降。但样的大环境其余五大组件企业却实现了盈利。

6年没融到一分钱,千亿扩张雄心,谁来买单?

东方日升一直在思考,反映到行动上,就是进入“疯狂扩张”模式。

2011年东方日升组件产能700MW,2021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9.1GW,增长了27倍。这只是落地产能,还有规划中的产能。

2022年1月29日,东方日升拟在宁波南部滨海经济开发区投资152亿元建设年产 15GW N 型超低碳高效异质结电池片与 15GW 高效太阳能组件项目。

而就在一个月前及2021年12月27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称在内蒙古固阳县金山工业园区参建增量配电网的源网荷储一体化示范项目(二期)。该项目分为两大板块:一是年产20万吨金属硅+15万吨高纯硅+10GW N型高效拉晶+3GW组件;二是3.5GW光伏电站项目+1.6GW 风电电站项目+储能项目。该项目总投资约446.5亿元。

除此之外,2020年,东方日升在滁州、义乌等地签署了超20GW电池组件产能项目。

从2020年至今,东方日升已经有九百多亿元的扩产计划。这其中绝大部分资金为东方日升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

根据东方日升2022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东方日升总资产为323.33亿元,净资产87.1亿元。近三年来总投资是东方日升现有规模的2.8倍,从自有资金角度而言,显然是难以承受之重。

东方日升是上市企业,可以发行股票、发行债券来筹资。但是似乎东方日升在股票市场并不被看好。

2019年7月6日,东方日升拟发行27.1亿元的可转换债券被证交所否决。2021年,4月9日,东方日升33亿元的可转换债券计划被中国证监会撤销批复。

2022年6月10日,东方日升50亿元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计划被深交所否决。

从2016年后,近6年的时间东方日升在股票市场没有融到资金。这在A股市场上市极为罕见的。

企业要发展,要承担东方日升雄伟的扩张计划,只好维持高负债。从东方日升的负债率来看,从上市之初便达到50%左右,近年来负债率更是一路攀升,超过70%。

很多企业死于失去理性,或者超乎实力的扩张。光伏行业也不例外,比如曾经的无锡尚德,江西赛维,还有海润光伏。

没有一个行业会始终处在风口之下,何况光伏行业本身有很强的周期性,一旦失去资本的垂青,那么对于高负债的企业会是什么结局呢?

变卖电站与多头押宝

资金压力之下,东方日升不得不收缩战线,变卖手中的优质资产。

1、大量抛售光伏电站

2011年,在电池、组件领域赚得盆满钵满的东方日升,开始涉足光伏电站领域,当年在斯洛伐克、英国威尔士、德国和意大利共计15.4MW已实现并网发电。2013年开发建设电站达到了104MW,2014年取得电站建设核准或备案835MW。随着容量的增长,收益也随之增加。

然而到了2021年,东方日升却大量甩卖了手中的电站。2021年6月17日,东方日升公告将手中的宁海新电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五莲京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铜鼓县铜升电力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涉及135MW光伏电站出售给湖北岚风能源发展有限公司,10月18日,又将手中194MW,出售给深燃清洁能源,回收资金7.58亿。随后又出售乌海宁升电力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皮山县日升电力开发有限公司 100%股权以及澳大利亚的电站项目。

据2021年年报显示,当年共完成电站交割约867MW,2022年截止目前又出售120MW光伏电站。这一方面说明东方日升,确实资金紧张,不得不通过出售光伏电站“回血”,另一方面也说明,向终端进军,打造产业链一体化,对于东方日升来说显然困难重重。

2、出售全球第二大光伏胶膜供应商——斯威克

2014年,东方日升收购江苏斯威克新材料有限公司85%的股权,成为斯威克控股股东。斯威克是全球第二大光伏胶膜供应商,产品包括透明EVA胶膜、白色EVA胶膜、POE胶膜、共挤POE胶膜等,其客户包括了隆基、晶科、晶澳、天合等全球光伏组件巨头。

2014年,东方日升通过收购斯威克切入了光伏胶膜赛道,从此光伏胶膜成为东方日升一个重要的营收来源。2020年光伏胶膜营收17.84亿元,占东方日升当年总营收的11.1%。而且2020年时,东方日升曾计划分拆斯威克上市,后由于不符合上市条件无奈终止。

2021年,情势急转直下,东方日升业绩指标下滑严重,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无奈之下只得出售斯威克这样的优质资产套现。就在当年,东方日升以18亿的价格将手中持有的50%的斯威克股权转手给了深燃清洁能源。

3、布局储能折戟

2021年6月17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称,拟将持有的江苏九九久12.76%股权以3.55亿元转让给成都康晖大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这个对于东方日升来说有点“霉”的九九久终于出手了。

公开资料显示,九九久科技,其经营范围除医药外,还涉及六氟磷酸锂业务以及新材料业务及化工业务。2018年,东方日升之所以发起了对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也是处于布局储能方面的考量。当时,东方日升提出“新能源、新材料”两新战略规划,计划计划全资收购九九久科技。后来变为51%的股权收购,被股东大会否决后,依然收购了12.76%股权。

该交易对象九九科技的实控人是东方日升第二大股东李宗松,因此涉嫌关联交易,且东方日升并未尽披露义务,引发证监会不满。

也正因为这次收购,东方日升收到了证监会的监管函,其可转债发行申请也被证监会否决。

4、户用、BIPV、多晶硅了无结局

2017年,东方日升涉足户用光伏领域,并成立了相应公司。现如今五年过去了,看着正泰、中来在户用光伏领域风生水起,东方日升的户用业务依然没有开花结果。

2019年,东方日升又推出了BIPV产品,计划杀入屋顶光伏市场,也许时间太短,也许行业还没成熟,东方日升在BIPV领域依然寂寂无名。

2020年,东方日升又有大手笔,跨入多晶硅领域,收购聚光硅业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多晶硅项目。众所周知多晶硅是当今风口之中的风口,然而重资金投入,技术密集型的属性对于资金实力有限,一直从事电池组件行业的东方日升,跨入陌生的多晶硅领域是机会还是陷阱尚未可知。

5、押宝异质结

2022年被认为N型元年,因此有了TOPcon与HJT之争。龙头如晶科、晶澳、天合虽说都声称全技术布局,不押宝,却纷纷最先推出了TOPcon产品。毕竟几十GW的PERC产线升级到TOPcon产线,比直接真金白银投入HJT产线实惠不少。

在HJT的路上,东方日升,一路狂奔,不但频频宣传其异质结产品,而且有大量的产能处于落地或者规划之中。

一年之前,头部企业尚且扭扭捏捏,表示不押宝,不论TOPcon还是HJT都在推进。但一年之后,晶科、晶澳等企业纷纷上马TOPcon产能,业内几乎达成了共识,目前HJT不具备经济性。

捷佳伟创等光伏设备企业,公开表示:“HJT 目前来说,最多在试验阶段,在跑数据阶段,从成本角度考虑,头部企业目前不会选择 HJT 。”

外忧内乱与欲盖弥彰

东方日升的企业经营路数,堪称迷之操作。

2020年5月13日,东方日升换届选举,创始人林海峰辞任,原董事谢健出任董事长。对于创始人辞任的原因,也有公开报道称,东方日升2020年开年困难重重,业绩大幅下滑。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林海峰并非光伏专业出身,谢健以及新团队有晶澳、协鑫、天合等从业背景,有利于公司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然而就在2020年第四季度,东方日升业绩大幅下滑,亏损4.82亿元,毛利率甚至出现了负值。雪上加霜的是,其33亿元的可转债计划也被迫中止。

内忧外患之下,谢健发文《让我们攥紧拳头、挺起胸膛,坚定不移地朝着既定战略目标奋勇奋进!》,表明要“乐观坦然地面对一切成败得失”“宠辱不惊地‘笑看庭前花开花落”。

意在振奋人心,但挡不住现实残酷。

紧接着谢健出售斯威克的举动,让投资人难以“宠辱不惊”。斯威克当时已是全球第二大光伏胶膜供应商,2020年的出货量达到2.13亿方,在全球光伏胶膜市场的市占率达到17.81%。当时行业老大福斯特市值1200亿,老三海优新材223亿。而斯威克全部估值只有36亿。

这种贱卖资产的行为,引发投资者不满,对东方日升高管团队投下不信任票,也对东方日升长期估值带来了难以消除的负面影响。

接连失败,公司业绩不振,无奈之下,离任1年多时间的林海峰又重新掌舵东方日升。然而似乎也没有挽回颓势,2021年第4季度,东方日升净利润大幅下滑,并因此收到了证监会的关注函。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1年10月9日上午,东方日升洛阳公司发生火灾,厂房设备损毁严重,截止今年6月依然没有复产的消息,停产时间长达8个月之久,可见火灾影响之大。

然而更让外界质疑的是,对于如此重大的事故,作为上市企业的东方日升,并没有公告披露。

此外,2018年2月27日,东方日升洛阳公司电池车间刻蚀3线PID主机柜自燃,引起小范围火灾。以及2020年9月26日,东方日升洛阳公司员工李某杰因硅烷燃烧塔内硅烷浓度过高而晕倒死亡事故都没有公告披露。

同样是事故,2016年11月6日,东方日升位于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梅林街道塔山工业园厂区电池五车间发生意外起火事件。第二天东方日升便发布公告披露。

东方日升在事故事件上的“选择性”披露,是避重就轻的有意之举?还是另有考虑,尚待验证。

作为生产企业,接连发生火灾事故可能是管理问题,而作为上市企业对重大事故不披露,则让投资人和证监会的不满。

其实,这并不是东方日升第一次这样操作。2020年10月16日,东方日升收到了深交所的监管函,起因是2018年东方日升拟以14亿元现金收购九九久科技51%股权,向关联方延安必康支付3.80亿元交易意向金,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的5.08%,属于《公司章程》规定的需提交股东大会批准的事项。

东方日升未及时就上述关联交易事项履行相应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20年9月21日才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补充确认股权转让交易意向金的议案》并于2020年10月9日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除此之外,东方日升还因股东违规出售股票,以及业绩突然大幅下滑等事件,多次收到证监会的关注函和监管函。

困在风口里疯狂扩张,战略赛道变幻莫测,业绩连连受挫、高管更替频繁,东方日升何以“东方又日升”?

来源:国际能源网/光伏头条

返回 国际能源资讯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