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要闻 » 新能源

动力电池产业开启疯狂扩张 低端产能及尾部企业或被淘汰出局

日期:2021-02-06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李春莲 李 婷

能源资讯中心

2021
02/06
08:41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动力电池 宁德时代 钱江锂电

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行业持续回暖,动力电池产业开启大举扩张。

2月2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拟投资合计290亿元在广东肇庆、四川宜宾、福建宁德建设三个生产基地,预计将增加产能79GWh。而就在一个多月前的2020年12月31日,宁德时代才刚刚宣布了390亿元的扩产计划。

除了宁德时代,据不完全统计,LG、SKI、亿纬锂能、中航锂电等超10家国内外动力电池企业都在加速“跑马圈地”。

产能扩张也意味着新一轮淘汰赛开启,龙头企业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低端产能则加速被淘汰。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记者表示,“跑马圈地”在一定程度上助力头部企业保持竞争优势,但行业结构性过剩一直存在,要避免盲目扩产,必须要以技术创新为核心竞争力才能赢到最后。

“所谓过剩是结构性过剩,其实高端产能供不应求,低端产能无人问津。”有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告诉记者。

盖世汽车研究院研究员王显斌向记者表示,动力电池产业这几年主要是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能不足。随着头部企业的扩张,低端产能以及相关企业都会逐步出局。

头部企业加速“跑马圈地”

据了解,宁德时代此前已建设5大主要生产基地,包括宁德(湖东/湖西/车里湾/福鼎)、江苏溧阳、四川宜宾、青海西宁和德国工厂。加上截至2020年底宁德时代所有规划产能,其目前合计规划自有产能合计近400GWh,是2019年底53GWh产能的8倍。此外,宁德时代与各大主机厂合资工厂规划产能合计近100GWh。

宁德时代创始人、董事长曾毓群此前在公开讲话中提到,从2021年开始,全球锂电池市场需求会有明显的提升,但反观供给端,目前全产业链的产能供给增长相对较慢,有效供给不足。

这也是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动力电池企业持续扩张产能的主要原因。在宁德时代的带动下,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正在启动新一轮的产能扩张。2月2日晚间,比亚迪抛出了对控股子公司的增资计划,在更早前,长盈精密、恩捷股份、璞泰来等公司均宣布了对外投资计划。

2月3日,亿纬锂能也发布公告称,孙公司亿纬动力香港拟1.28亿美元设惠州亿纬动力以扩大动力电池生产规模。而几天前,中航锂电江苏4期项目与常州金坛区正式签约,项目新增投资100亿元级,规划建设年产能25GWh。这也标志着中航锂电2021年量产、在建及新建产能突破100GWh。而根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数据显示,中航锂电去年1月份-11月份累计装机电量2.94GWh,同比增长125.46%,仅排在宁德时代、比亚迪之后。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布局国内市场,宁德时代、长城汽车旗下的蜂巢以及中航锂电等也都开始在欧洲建设动力电池工厂。

“头部企业已经开启产能扩张的拉锯战。”王显斌向记者表示,国内动力电池的产业链已经非常成熟,中短期来看,产能扩张后会有部分出口以及海外建厂,全球扩张也是势在必行。从需求端来看,除了新能源汽车市场,动力电池也在往储能市场和5G基站转移,未来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头部企业更需要前瞻投资和储备。

产能利用率仅一半?

不过,对于这一轮扩产狂欢,也有部分业内人士持有不同看法。

一名机构投资人就对记者指出,在此轮扩产潮中不少投资计划是在未来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布局,对于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而言,所有的投资必须以盈利为导向,因而项目的实际推进情况最终是由终端的实际需求为导向。

以头部企业宁德时代为例分析:据其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电池系统全年产能为53GWh,在建产能为22.2GWh,产量47.24GWh,全年产能利用率为89.17%。

而2020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产能为28.70GWh,在建产能为18.9GWh,产量15.08GWh,产能利用率只达到了52.50%。

这其中,疫情对正常生产造成了一定影响,去年下半年开始,动力电池的产量逐渐开始上升,并在第四季度井喷,但即便如此,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83.4GWh,同比下降2.3%。

光大证券分析认为,截至2020年末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非合资产能)约为90GWh至140GWh,而到2021年末,预计产能将达到150GWh至210GWh。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宁德时代占据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半壁江山,按照预测的产能下限推算,宁德时代实际产能利用率约在50%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发布此次扩产计划前,2月1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了限售即将解禁的消息,公司向高瓴资本等9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1.22亿股。上述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25%,将于2月4日解除限售。粗略计算,此次参与定增解禁的投资人,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受益于宁德时代股价上涨,浮盈达到了约120%。

有市场观点认为,巨量解禁下市场存在一定的压力,而宁德时代在此时抛出扩产计划,客观上对冲了该消息不利影响,同时主观上也希望给投资者和市场更积极的信号。

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对记者表示,宁德时代的投资扩产计划在实际执行时肯定会遵循市场客观规律,而不是盲目激进投入。但其同时表示,一旦头部企业产能利用不足,其他中小企业情况将更为严重,而目前整个行业结构性过剩、产能利用率不足的情况已经出现。

低端产能将被淘汰出局

1月11日,钱江摩托发布公布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钱江锂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钱江锂电”)于近日收到《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通知书》。钱江锂电因资不抵债被申请破产。在此之前,包括沃特玛、环宇电源、遨优电池、湖北猛狮等多家电池企业也因资不抵债而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实际上,从近几年整个动力电池行业的发展情况来看,头部企业风光无限,但尾部企业一直在洗牌。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实现装机的动力电池企业已从顶峰的200多家减少至不足50家,且TOP10企业的装机占比已达95%。

对此,王显斌向记者表示,头部电池企业占据垄断地位,不断扩产,做区域布局,满足畅销产品的供给。从供给端来讲,高端产品需要的电池量巨大。

前几年,在新能源汽车巨额补贴的刺激下,不少企业一拥而上布局动力电池企业。但随着动力电池行业产能和技术的加速升级,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市场竞争力不足的企业陷入困境。

墨柯对记者表示,目前动力电池市场供应紧张和产能过剩的现象并存,我国动力电池整体产能虽已达270GWh至280GWh,但总体产能利用率尚未达到50%,高端优质产能供应不足,低端产品产能订货不足。

业内人士认为,综合市场装机量等情况分析,目前产能与装机量仍然存在较大差距。这也意味着对于很多企业来说,盲目扩张背后风险重重。

林伯强对记者表示,适度的规模扩张是企业发展的必要,但保持追求技术先进性才是企业实现良性竞争、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墨柯则进一步表示,投资计划的最终落地仍然需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投资项目也并非一蹴而就,市场应避免过度炒作。

国信证券研报认为,随着行业竞争加剧,数十家电池企业退出,行业龙头集中度进一步提升。随着补贴退补预期愈发明确,行业尾部企业将加速出清,同时对二三梯队公司能否及时布局新技术路线和新产能提出了更高要求,龙头企业相对优势明显。

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产业专家智库成员张翔向记者表示,宁德时代接了很多订单,产能不够,所以要大规模扩产。但尾部企业的产能过剩,现在电池行业是个高垄断高集中的行业,会有一个剧烈的洗牌过程。

王显斌也认为,随着低端产能的退出,部分企业也会出局。对于第二梯队的电池企业来说,未来要么强强联合,要么是被收购。


返回 国际能源资讯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