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要闻 » 国际能源要闻

进口依存度高达63.6%——德国化石燃料行业现状综述

日期:2020-08-14    来源:国家能源报道  作者:于琳娜

能源资讯中心

2020
08/14
09:54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化石燃料 德国能源消费 德国石油消费

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德国仍然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进口,主要原因是国内资源已基本枯竭、开采成本太高。目前,德国的能源进口依存度高于63.6%,与去年的64%相比略有下降。本文概述了德国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消费现状以及主要供应商,并在相关链接中讨论了欧洲对进口能源的依赖。本文所用的数据更新至2020年6月份。

随着能源转型的推进,欧洲一些国家对能源进口的依赖程度将发生巨大变化。如果计划在2050年前对所有行业进行脱碳,这将几乎消除德国能源消费中的所有化石燃料。在本世纪中叶实现气候中性化的道路上,德国政府出台了2019年《气候行动法》,为所有部门设定了2030年的临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

石油:严重依赖进口

在德国,石油主要作为运输燃料,只有一小部分用于发电。尽管石油消费在20世纪70年代末达到峰值,但它仍然是德国最重要的一次能源。2019年,德国一次能源使用占比为35.3%。

根据德国联邦地球科学和自然资源(BGR)的数据,2018年德国98%的矿物油初级消费必须进口,该国51个油田当年的原油产量达200万吨。2018年,德国进口了8520万吨原油,还额外进口了矿物油产品。俄罗斯是德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国,2018年交付了3100万吨原油,占进口量的36%;挪威提供了1000万吨原油;利比亚和哈萨克斯坦各提供了约700万吨原油,总共有29个国家向德国供应石油。

交通运输占了德国石油消费的大部分,因此目前为止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主要集中在电力方面)影响不大。能源转型已经降低了石油在发电中的作用,因为廉价的可再生能源已经挤占了石油发电。2019年,石油发电占德国总发电量的0.9%。

德国《气候行动法》规定,到2030年,运输部门必须比1990年减少大约42%的排放量。这意味着石油的使用量必须大幅减少。直到2019年,德国运输业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仍维持在1990年的水平。

德国政府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运输业的最终能源消耗量降低到2005年水平的90%,到2050年降低到60%。然而,实际消费量却增加了。如果电动汽车如政府所希望的那样流行起来,可再生能源将提供更多运输所需的能源,从而减少德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对于某些运输方式(如货运卡车),进口合成燃料可能是必要的。

天然气:通向低碳经济的桥梁

2019年,天然气占德国一次能源使用的四分之一左右,成为德国第二大重要能源来源。德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之一,根据BGR的数据,德国94%的天然气消费来自进口。2018年,德国生产了7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根据地质学家的说法,这些气田已接近枯竭。自2004年以来,德国国内天然气产量一直在下降,并可能在本世纪20年代完全停止生产,严格的法规使得大规模应用水力压裂技术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出口管制局(BAFA)的数据,德国2019年进口了5419千兆焦(PJ)的天然气,这比2018年增加了22%。该国在2019年出口了2821PJ的天然气,由于数据隐私条例,BAFA于2016年停止按国家公布进口量。不过,德国经济部表示,俄罗斯、挪威和荷兰继续“大量供应”天然气。2015年,35%的进口天然气来自俄罗斯,34%来自挪威,29%来自荷兰。2018年7月,一位经济部的发言人表示,俄罗斯在德国天然气进口中的份额约为40%。许多专家将天然气视为通向低碳经济的桥梁。

天然气完全通过管道进口到德国,但德国目前没有直接进口液化天然气的基础设施,目前,德国正计划建设相关基础设施,通过邻国的接收站后重新被气化并送入天然气管道设施。

煤炭:平衡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

德国国内最大的化石燃料来源是煤炭,但其消费量在2019年和2020年前几个月呈大幅下降态势。

德国仍在大规模地从露天矿开采褐煤用于发电,2018年为1.663亿吨(进口量很少)。德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褐煤生产国,褐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特别高,而且仍有大量的褐煤储量。2019年,褐煤约占德国一次能源使用量的9%,其中大部分用于发电(2019年占德国总发电量的19%)或区域供热。

由于地质条件不利,德国硬煤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竞争力,2018年结束了对硬煤开采的补贴。德国有两座仍在开采的年产260万吨的硬煤煤矿,其余硬煤使用需要进口,主要用于能源部门和钢铁生产。2018年,德国进口4660万吨硬煤,占消耗量的94%。其主要煤炭供应商是俄罗斯(40.8%)、美国(20.9%)、哥伦比亚(8.1%)。2019年,硬煤占德国一次能源使用的9%,其中大部分用于发电。

政府决定最迟在2038年前逐步淘汰煤炭,并提出了褐煤的停产时间表,推出了关闭硬煤矿的薪酬拍卖。有关某些方面的争议和新冠病毒危机阻碍了议会的立法进程,但预计国会议员将在2020年年中批准煤炭出口法。

不过,也有人呼吁更多地以市场为动力退出煤炭。专家表示,由于不利条件,比如欧盟排放交易机会的碳价过高,或者天然气疲乏价格较低,煤炭退出的时间可能比2038年早得多。

也有专家认为,德国不应放弃其唯一可观的国内能源。矿业联盟IG-BCE在2015年警告说,只有德国不在能源供应安全上下赌注,能源转型才能成功。该联盟认为:“国内能源可以确保德国不会依赖世界市场的价格和供应波动,我们的褐煤资源可以在平衡能源结构中保证这一点。”


返回 国际能源资讯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 国际氢能网 国际充换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