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要闻 » 中国能源要闻

电池无钴化来袭!华友钴业何去何从?

日期:2020-06-03    来源:国际能源网(微信号:inencom)

能源资讯中心

2020
06/03
21:48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华友钴业 高镍型动力电池 动力电池

5月23日,华友钴业公布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不超过62.50亿元,主要用于高镍型动力电池用三元前驱体材料项目。而就在一周后,其大股东大山私人股份有限公司却被曝出减持消息。6月1日,华友钴业公告称,公司收到第一大股东大山公司的通知,大山公司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其持有的146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8%;同时,大山公司与泽友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大山公司拟转让其持有的6472万股公司无限售流通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67%。

正在华友钴业大幅定增扩产,准备大干一场时,大股东的突然减持,无疑令其发展前景更加扑朔迷离。

当钴价≈股价

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华友钴业主要有三大产品,分别为钴产品、铜产品和三元前驱体,其中,钴产品是其最主要的营收来源。根据其年报,2019年华友钴业钴产品的主营收入为56.81亿元,占总营收的30.13%;其次是铜产品,2019年主营收入为26.33亿元,占总营收的13.97%;三元前驱体则为11.51亿元,占总营收的6.11%。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华友钴业的钴产品虽然营收不少,但实际入账的并不多,2019年钴产品仅为华友钴业贡献了6.38亿元的主营利润,占到总利润的30.31%。相对应地,其钴产品的毛利率只有11.23%,同比2018年大幅下跌23.51个百分点。同时,在2018年,华友钴业钴产品的主营收入高达95.8亿元,创造利润33.28亿元,与2019年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此外,由于主营业务遭到重创,华友钴业的整体业绩也随之大幅下跌,甚至出现了2019一整年创造的净利润还不如2018年一个季度的多情况。华友钴业2019年的主要财务数据为:营业总收入189亿元,同比增长30.46%;归属净利润为1.2亿元,同比下跌92.18%;扣非净利润为0.68亿元,同比下跌95.31%。

按产业链来划分,华友钴业处于中上游,所以相比其他企业,其盈利能力更容易受到原材料价格的影响。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到,受益于高镍三元电池需求爆发,2016年的钴市场迎来爆发。以钴产品为主的华友钴业的股价从2016年的15元/股左右一度上涨至2018年最高的74.26元/股。

但好景不长,钴原材料价格价格从2018年三季度开始持续走低,2019年全年低位徘徊,MB钴均价较2018年下降了56%,严重压缩了贡献华友钴业80%利润的钴产品的盈利空间。华友钴业的股价也随之跳水,最低时仅有19.41元/股,几乎又回到了刚上市时的水平。

非洲钴矿上的童工

目前,国内钴价为25.5万/吨,MB钴价为15美元/磅,基本接近2020年新低位。如果按照正常规律,2020下半年,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渐回暖后,钴价有机会借势触底反弹。但是,迫于童工问题等多方面的压力,华友钴业近期宣布不再从刚果(金)的个人卖家手中购买钴金属原料。此外,根据刚果(金)卫生部门6月1日消息,该国于日前爆发了第11轮埃博拉疫情。受这些负面消息的影响,华友钴业将失去刚果(金)这一大原料供货基地。

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刚果(金)的钴金属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一半以上。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就算钴价在下半年反弹,钴金属供应量能否跟得上,又将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

定增关键时刻大股东易主

财务风险管控有句名言:“别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在经历了股价伴随钴价一起大起大落后,华友钴业对此深有体会。目前,华友钴业已经有意对过于依赖钴材料的公司运营模式作出调整,转而培育新的业绩增长点,而这一重任便落在了三元前驱体的身上。

记者了解到,2020年一季度华友钴业三元前驱体销量同比增长51%。同时,华友钴业方面称,根据下游客户的产能扩张计划及预计订单增量分析,公司现有前驱体材料产能难以满足下游客户的未来需求,亟待扩充产能。另外,从三元锂电池发展的大趋势来看,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高镍化仍是进一步提升能量密度和降低电池成本的必由之路。据预计,2025年全球三元前驱体出货量将是2019年的4.43倍。

华友钴业董事长 陈雪华

或许正是基于对三元前驱体的乐观前景的判断,华友钴业才果断选择全力加码。日前,华友钴业拟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资金总额(含发行费用)最高62.50亿元。根据使用计划,其中的43亿元将用来投资高冰镍项目和高镍三元前驱体项目,二者规划的产能分别为4.5万吨/年和5万吨/年。据国际能源网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华友钴业已投产和在建三元前驱体产能合计也不过10万吨/年,但仍未达到理想的规模。

让人不解的是,华友钴业在定增募资的同时,其第一大股东大山公司却在减持。并且,在股权转让完成后,大山公司对华友钴业的持股比例将从现在的22.85%下降至15.9%。而根据华友钴业公司股本结构,目前的第二大股东是华友钴业的母公司浙江华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为17.99%,这就意味着大山公司将会失去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而华友钴业也会成为华友控股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按照一般逻辑,股东减持无非是出于两种情况,一是自身需要资金,二是预计股价反弹乏力。在5月23日华友钴业宣布定增扩产后,其股价并没有因这条消息而出现回弹,反而在25日开盘每股就跌了两块多,随后几天公司股价在31元上下波动,直到6月3日上午收盘,股价最高仍未达到扩产消息发布前一个交易日的水平。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投资者对于华友钴业的转型反应并不强烈。所以,大山公司本次减持明显是出于第二种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新入局的泽友公司实际是化工背景的企业,其举牌是基于对华友钴业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不过,该公司目前并没有明确的增持或控股计划,此次入股带有明显的试水意味,是否长期持有要看华友钴业的后续表现。

无钴时代如何自立为王

刚要转型,大股东就减持,这一消息对华友钴业来说并不友好。尤其是面对下游厂商选择无钴化电池的时候更是如此。

就目前动力电池领域的技术路线来看,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占据了动力电池市场的绝大部分,而三元锂电池又分为镍钴锰电池和镍钴铝电池,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电池中都会含有钴。这是因为钴在三元电池起到重要的稳定作用,如果钴的含量过低,那么三元锂电池本就不安全的特性就会更加突出。因此,电池无钴化唯一可行的途径便是做成磷酸铁锂电池。

此前,由于电动汽车补贴大幅退坡,再加上三元锂电池导致的电动汽车自燃事故频频出现,不少电动汽车公司都重新将视线重新集中到成本更低、更加安全的磷酸铁锂电池上。就连三元锂电池的龙头宁德时代,也加大了对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和技术投资。磷酸铁锂电池中既不含钴,又不含镍。而头部企业对技术路线的选择对行业的引领作用会非常明显,当特斯拉、比亚迪、宁德时代这样的公司都纷纷倒向磷酸铁锂技术时,对于中上游以钴和镍原料销售为主业的公司来说,打击是非常厉害的。也就是说华友钴业即使押宝在三元前驱体身上,但其本质依然是三元锂电池技术所需的材料,如果遭遇下游企业集体抛弃,那么华友钴业的经营危机仍然难以解除。

当前,动力电池市场正处于多种技术路线交锋的十字路口,虽然未来哪种技术会更胜一筹难以预料,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下游企业对技术路线的选择对于锂电原材料行业的影响将非常大,三元锂是否会在未来与磷酸铁锂的交锋中败下阵来仍未知,因此,华友钴业在转型之时应该多一些选择,将重点放在两三种不同的技术路线上,这样才会更具备更高的抗风险能力。就像海上航行的大船在全力向一个目标冲刺的时候,很容易忽视沿途的暗礁和同行的伙伴,这是极度危险的。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