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能源资讯 » 能源要闻 » 新能源

2019年,29位上市风电企业高管离职换岗!都有谁?

日期:2020-01-08    来源:风电头条(微信号:wind-2005s)

能源资讯中心

2020
01/08
20:19
文章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关键词: 风电上市企业 华仪电气 明阳智能 泰胜风能

  刚刚过去的2019年,14家风电上市企业发布了高管或离职或变动职位的消息:有人届满卸任,有人功成退休,有人另择良枝,也有人黯然退场。
  2019年全年共有29位风电上市企业高管或离职,或变动。其中不乏总经理级别的高管。
  华仪:陈孟列或“下野”避险
  在风电行业诸多离职高管之中,职位最高的是华仪电气的陈孟列总经理。
  在华仪电气上市十年后,2016年12月19日,34岁的陈孟列从父亲陈道荣手中接过了华仪电气总经理的位置,随后的股东大会中,陈孟列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华仪电气的董事长。不过,在陈孟列的掌管下,华仪电气的业绩却始终没有起色。
  在接手之前的三年(2013-2015)内,华仪电气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43万元、7604万元和5987万元,始终保持了稳定的盈利。而在陈孟列接手后,华仪电气扣非净利润骤降为-1.01亿元、1764万元、-1.13亿元。虽然业绩的下滑不能完全归咎于陈孟列,但作为集团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面对企业连年亏损的情况,实在难辞其咎。
  除了企业经营所带来的业绩压力之外,违规担保、关联方占用资金等行为既给华仪电气沉重的财务负担,也给陈孟列带来了更多的压力。此时,陈孟列选择了辞去总经理的位置。也正是由于他的主动辞职,才给了新上任的总经理彻查之前财务窟窿的机会,华仪电气才将自己的问题暴露给大众。
  明阳:自研替代外购
  明阳智能作为国内著名风机制造商,2019年高管只有两人产生了人事变动。其中,陈桥宁在加入明阳智能之前长期担任资管公司经理,擅长对外投资,以钱生钱;而继任者张启应则是技术出身,历任联合动力、明阳智能的研发高管。董事局这一进一出的变动,也许暗示了明阳智能加大技术投资力度,深钻风电技术的想法?相比较之下,金风科技在2019年的人事安排上则更加沉寂。
  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推动之下,风电抢装潮应声而来,这也给风机商带来了大量订单。通过查阅2019年半年报我们可以发现,金风科技在手订单超过15.5GW,而明阳智能在手订单则为11GW。高达4GW的订单差距不单单是企业产量的体现,更是技术差距的体现。明阳痛下决心,更换董事会成员,看来在未来一段时间,技术研发将成为明阳智能加大投入的一个重点。
  另外,原首席财务官吴国贤离开财务岗位,担任明阳风电(国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运达:权责均衡 千金买骨
  运达股份人事变动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总经理高玲从财务负责人的位置上退下来,但仍旧担任总经理及公司董事。在高玲卸任财务负责人职位之后,由原财务部副经理吴明霞接任。在此之前,高玲身兼四职:公司董事、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党委委员。在此次人事变动后,运达股份内控系统将会更加完善,进一步减少出现财务舞弊问题的风险。同时也是上市企业风险合规的要求。
  另外,原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叶航冶出生于1959年,在2019年刚好年满60岁,属于退休年龄。原本将因年龄原因退休,但运达风电决定聘任叶航冶为“首席科学家”,虽然离开了高管位置,但仍旧是运达风电的一份子。运达风电的前身是浙江省机电设计研究院风能研究所,同时也是是国内最早从事大型风力发电机组研制的机构。在人才上,运达风电从不吝啬。
  天顺:吕波快进快出
  风电行业人事变动中,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无异于天顺风能的吕波了。2019年5月刚刚赴任的她在短暂的7个月后就选择了离开天顺风能,作为董事会秘书的她可能和董事会产生了理念不合。值得注意的是,在吕波离开天顺风能后的继任者吴淑红薪酬为138.50万元,是公司高管中最高的,甚至高过天顺风能董事长、实控人严俊旭(年薪82.80万元)。而且这也不是吴淑红第一次救场。在2017年3月,原天顺风能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郑康生辞职,吴淑红就来救过一次场,临时被聘为公司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
  陈伟明则是从董事的位置上卸任,接替他的是新任董事郭磊。两个人所负责的方面也不同,陈伟明目前仍旧担任副天顺风能总经理和设备事业部总裁,而郭磊则是天顺叶片的董事长。此次董事会变动可能意味着塔筒老玩家天顺风能将进一步挖掘企业的叶片产能。天顺叶片的也发费用也从2018年6月的300万窜升至2019年6月的1300万,且企业公示暴增是因为叶片研发。看来,天顺风能将继续押宝风电叶片。
  泰胜:新旧交替 扬帆起航
  泰胜风能2019年高管变动四人,分别是窦建荣、张锦楠、黄伟光、程泓宁。
  其中,68岁的张锦楠是公司创始人之一,此次人事变动也只是从副总经理的位置上退下来,仍旧担任公司董事,并且依旧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之一。65岁的黄伟光则是多年担任公司监事会主席和工会主席,并负责部分生产部工作,接替他的是47岁的周奕,也是新任的工会主席。51岁的窦建荣则是离开公司,继续从事海洋船舶工程事业。程泓宁则是从非独立董事的职位上卸任,担任丰年永泰(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高级投资经理。
  从人员变动上看,原有的创业元老因为年事已高,精力不足,选择退居二线,将企业领导权交给后来的继任者。目前的四位副总经理年龄分别为43、52、48和34岁,总经理则是43岁。年富力强,精明强干的新一代高管将继续带领泰胜风能前行。从此,泰胜风能将董事会和管理层彻底分割,完成了从创始人自己掌管到职业经理人专业掌管的过程。
  天能:监事会大洗牌
  天能重工在2019年的人事变动中都与监事会有关,从监事会离职的两人分别回到了子公司总经理和安全环保部部长的位置。令人惊讶的是,目前天能重工的监事会仅有三人,仅仅刚满足证券法要求的最低人数。不过相对天顺风能1254名员工和泰胜风能834名员工的公司规模,天能重工仅有530名员工。监事会缩水也理所当然。不过需要警惕的是弱势的监事会能否在公司的经营过程中及时发现董事会和高管需要监管的地方。
  大金:董事会掌控高管层
  2019年11月26日,大金重工一口气宣布三名高管离职,其中既有因董事会换届的两名董事石桐灵、陈雪芳,也有副总经理付波。值得注意的是,陈雪芳作为原大金重工财务总监、董事直接离职,接替她的赵月强则以财务总监的身份进入高管序列。目前大金重工共有三名高管,除了总经理孙晓乐外,其余两名副总经理陈睿和赵月强都是董事会成员。董事会成员担任企业高管并不少见,不过在两名董事副总经理的陪衬下,从大金重工底层一步一个脚印爬上来的孙晓乐显得具有真才实学。
  中材:董事退休
  中材科技2019年人事变动较为简单,曾任总裁、现任董事的彭建新在60岁的年龄选择光荣退休。彭建新博士曾任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中材建设有限公司、天津水泥工业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目前,国务院国资委实控下的中材科技继续在风电叶片市场所向披靡,2018年底,公司累计销售5587MW风电叶片。2019年,中材科技风电叶片收入为19.61亿元,占全公司收入比例的32.35%,利润比例的29.41%。
  时代:功臣退居二线
  和中材科技同为国企的时代新材也是风电叶片制造行业的佼佼者。2019年12月19日,曾担任副总经理,54岁的李晓勇离任,担任公司调研员。据了解,在国企内部,岁数较大但不到退休年龄的官员往往在退居二线后冠以“调研员”、“巡视员”的职位。一是鼓励老同志继续发挥余热,观察公司内部可能存在的问题,及时和管理者反馈。二是在退休年龄到达之前给老同志一份不那么繁忙的工作。
  曾经分管投资规划、精益管理和信息化建设的李晓勇主导了多项信息化项目,在他的指挥下,时代新才管理人员通过系统掌控现场状况,现场异常处理速度提升,物流周转加快,生产交付及时率提升26%,现场周转库存下降43%,异常处理及时率提升到92%。此次人事变动,是不折不扣的功臣退役。
  双一:教书育人新篇章
  双一科技两位离职高管则为公司董事会成员,严建苗作为独立董事离职,其仍旧在浙江大学任教。左松林则兼任河海大学导师。
  双一科技在2019年继续加大了对生产能力储备方面的投入,山东武城生产基地和江苏盐城生产基地新的生产车间近期将陆续投入使用,尽可能的满足明年国内风电市场客户需求。
  东缆:未取资格被迫离职
  东方电缆王涛系石油系统出身,在离开东方电缆后担任美钻石油钻采系统(集团)公司董事长、总裁。此次离职是因为王涛在9月17日正式被聘任为独立董事之后到11月14日之间一直未取得独立董事资格证书。
  在海上风电时代,东方电缆将继续发挥其优势,在海底电缆的研发、销售和铺设上继续领先。东方电缆现拥有陆缆系统、海缆系统、海洋工程三大产品领域。拥有500kV及以下交流海缆、陆缆,±535kV及以下直流海缆、陆缆的系统研发生产能力,并涉及海底光电复合缆、海底光缆、智能电网用光复电缆、核电缆、通信电缆、控制电缆、电线、综合布线、架空导线等一系列产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安装敷设及运维服务能力,同时提供海洋工程用线缆的客户定制化服务。
  金雷:审计变更
  金雷股份人事变动只有一人,原担任公司审计部负责人的闫家华女士另任他职,由原审计部员工贾静静担任审计部负责人。同时,金雷股份更换了审计机构。瑞华事务所不再担任公司审计机构,聘请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2019年度的审计机构。看来,金雷股份的财务审计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
  金雷股份主营产品为风电主轴,主导产品有1.0MW至2.5MW的风电主轴及Φ1200mm以下冷、热轧辊等各类大型锻件,具有年生产MW级风电主轴3000台、Ⅰ-Ⅴ级各类大型锻件5万吨的生产能力。
  日月:律师组入主监事层
  目前,日月股份共有监事3人,有意思的是两名非职工监事职业皆为律师。2019年日月股份人事变动中,职工监事发生了变动,另外一名监事也是职工出身。看来日月股份对打官司这件事很擅长。
  日月股份主营产品为风电铸件。2018年生产风电铸件16.09万吨,销售风电铸件15.09万吨。
  华锐:离不开的大连
  在华锐风电董事桂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相关职务后,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重工起重提名滕殿敏为董事候选人,并获董事会通过。据公开信息,桂冰和滕殿敏都曾在大连国资委、大连装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要职。而后者也是大连国资委全资企业之一。
  不同风电企业发展方向不同,在风电产业链中的位置存在差异,对高管的任职能力和职务划分也存在区别。个性的问题固然存在,但实际上高管的来来去去还是和整个行业的发展紧密相连。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份工作最基本的就是三个需求:事少、钱多、离家近。对于高管来说,在满足最基本的需求之外,更多的是对个人发展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因个人理念和企业理念不合的和平分手也成了部分高管离开的原因,也有部分高管因为岁月的侵蚀选择了离开公司。
  对于企业高管的频繁变动,我们更应该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况且目前大多数风电企业高管的变动都是理念问题而非薪酬问题,这更和风电行业的发展无关。某风电企业大佬曾经说过:“有些职业经理人给企业带来了新理念,做了许多锦上添花的工作,阶段性的价值已经得到了体现,但其并不适合企业,创新业务的搭建能力不足;而创业元老离开,则是因为“状态不佳”,如果仍留在高管位置,对企业非常危险。”
返回 国际新能源网 首页

能源资讯一手掌握,关注 "国际能源网" 微信公众号

看资讯 / 读政策 / 找项目 / 推品牌 / 卖产品 / 招投标 / 招代理 / 发新闻

扫码关注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国际能源网站群

国际能源网 国际新能源网 国际太阳能光伏网 国际电力网 国际风电网 国际储能电池网 国际节能环保网 国际煤炭网 国际石油网 国际燃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