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要闻 » 媒体聚焦 » 正文

2017年中国天然气工业发展前景预测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日期:2017-02-27

一、我国天然气消费仍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但不确定性因素增加

“十三五”期间,国家层面的能源结构优化和环境污染治理将成为天然气消费最主要的推动力。2013年以来,国家陆续出台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等纲领性文件。2014年11月,中美双方在北京发布了应对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首次正式提出2030年国内碳排放达到峰值并努力早日达峰。按照国务院《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到2020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提高到10%以上。

“十三五”末我国天然气消费增速将下滑,2020年天然气消费将在3000亿-3600亿立方米,低于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的预测期望值。

不同机构对20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需求的分析(单位:亿立方米)

数据来源:公开数据整理

二、天然气供应能力激增,非常规天然气实现产量目标的难度较大

国家发改委《关于建立保障天然气稳定供应长效机制的若干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供应能力达到4000亿立方米,力争达到4200亿立方米。《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进一步提出,到2020年国产常规气达到1850亿立方米,页岩气产量力争超过300亿立方米,煤层气产量力争达到300亿立方米,并积极稳妥地实施煤制气示范工程。

整体来述,“十三五”期间我国将形成国产常规气、非常规气、煤制气、进口LNG、进口管道气等多元化的供气来源和西气东输、北气南下、海气登陆、就近供应的供气格局,料将实现总规模在3750亿-4300亿立方米。其中常规天然气供应将保持平稳增长,按照“十三五”期间常规天然气产量年均增加60亿-80亿立方米计算,2020年全国常规天然气产量为1650亿-1750亿立方米。非常规天然气供应目标实现难度较大,主要原因是页岩气开发面临巨大的前期投资及困难的地质地理条件限制,以及水资源和环境污染的约束;煤层气开发面临着矿权重叠制约、单井规模小、投资回收期长等因素制约。页岩气和煤层气料将实现规模400亿-600亿立方米。煤制气项目已获得国家路条的有50多个,规划产能2500亿立方米/年左右,由于建设过程中环境约束和水资源约束越来越严厉,料将实现规模300亿-500亿立方米/年。进口天然气资源规模增幅最大,中亚、中俄东线和中缅这三个陆上进口通道料将供应规模可达到800亿立方米以上,海外LNG资源供应规模可达到600亿-700亿立方米。

三、基础设施建设继续推进,全国性互联互通管网格局基本形成

国家对油气管网设施领域投资限制的放宽和审批权限的下放,将极大调动各路资本进入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的热情,干线管道的覆盖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区间天然气管网系统和配气管网系统将进一步完善,地下储气库等调峰储备体系将进一步完备,不同经济主体管网设施将逐步实现互联互通。根据国家“十三五”规划前期研究,到2020年,全国长输管网总规模达15万千米左右(含支线),输气能力达4800亿立方米/年左右;储气设施有效调峰能力为620亿立方米左右,其中地下储气库调峰440亿立方米、LNG调峰180亿立方米;LNG接收站投产18座,接收能力达7440万吨/年左右;城市配气系统应急能力的天数达到7天左右。

四、天然气用气结构更加均衡,高效化成为发展方向

2013年新版《天然气利用政策》的出台,进一步指明了未来中国天然气利用的发展方向。在城市燃气领域,我国新型城镇化继续推进,年均气化人口在3000万人左右,全国城镇气化率2020年将达到60%以上,天然气将成为城市居民的主要燃料。在交通运输领域,天然气将成为大多数中小城市出租车的主要燃料,大中城市的公交车将逐步向天然气等清洁燃料车升级,LNG车将向城际客车和重型卡车发展,船舶和火车的LNG应用将开始起步,天然气将成为在公共交通运输业具有竞争力的燃料。在工业领域,天然气工业燃料置换的进程将全面加快,特别是环渤海地区在大气污染防治中的燃煤锅炉替代,钢铁、石化、陶瓷等传统工业的产业结构升级,以及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结构转移等因素,将刺激天然气在工业中的应用。在天然气发电领域,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大气污染重点防控区,将有序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优先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在天然气化工领域,天然气制氢因其具备较高的行情承受力而有可能得到发展,新疆、川渝等气源地的天然气化工还会保持缓慢发展,但所占比例将逐步降低。料将到2020年,城市燃气和工业燃料应用将占到用气总量的60%以上。

天然气利用结构的优化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因素,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发电用气量取决于国家能源行情体系能否理顺,主要是天然气发电的清洁属性价值能否得到体现。第二,随着国际油价的一路下探,天然气在交通运输领域的代油需求受到抑制,特别是天然气行情上行到位后相对于成品油的行情优势逐渐降低甚至丧失。

2020年我国天然气用气结构分析

数据来源:公开数据整理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