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安全 » 综合 » 正文

惊恐 还是幸运?从日本福岛事故到法国核电站爆炸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无所不能  日期:2017-02-13

法国当地时间2月9日上午约10时(北京时间17时),位于法国西北部、靠近诺曼底海岸的弗拉芒维尔(Flamanville)核电站内发生爆炸事故,有5人被爆炸后产生的烟雾呛成轻伤,但情况都不严重。

爆炸发生的所在地点并不在核电站的核反应堆区域内。当地官员告诉法新社,这是一起严重的技术事件,但并不是一场核灾害。当地官员称,目前事态已获控制,事件已在当地时间11时(北京时间18时)宣告结束,也没有后续的核污染风险。当地并未启动附近居民的疏散预案。

2017年2月9日上午,法国弗拉芒维尔核电站发生了一起爆炸事故,数人受伤。尽管没有发生核泄漏,但这个事故再次向人们警示,核电站没有绝对的安全。既然核电站没有绝对的安全。在核电站选址时,就必须考虑到,一旦发生重大事故,要让事故造成的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

2011年3月11日,由于日本东部海域发生的强烈地震,引发福岛核电站发生了严重的事故,并造成大气、地下水和海洋的严重污染。

日本核电站核反应堆的厂房发生爆炸后,释放出大量的含有放射性尘埃的气体,并在低空扩散,当时的情势非常危险。但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当地连续刮了三天的西风,而福岛核电站位于日本的东海岸,因此把核电站爆炸产生的绝大多数放射性尘埃刮到了海上,只是在福岛附近海域的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吓得狼狈逃窜。

如果当时刮的是北风,则在福岛以南200多公里的东京及其附近地区的人口就必须进行疏散。如果日本经济中心的三千万多人要疏散,估计很多中国人家里就要接待日本难民了,日本的经济可就真要瘫痪了。

应该说,这是一场非常幸运的核事故,因为福岛核电站是一个沿海核电站。固然当时有西风,把放射性尘埃刮到海上去了,运气好。但是,如果是一个地处人口稠密省份的内地核电站,则甭管刮什么风,都会造成严重的地面核污染,被迫封闭大片的地区,迫使几百万人甚至可能是几千万人移民。中国有三峡水库100多万人口移民的经验,知道这种规模移民的经济代价有多大。

有人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不也是一个内地核电站吗?不也是有大量的放射性尘埃释放出来了吗?怎么没有因为放射性尘埃扩散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呢?

德国能源署前署长、核工程师出身的科勒先生,曾参加过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调查和生态恢复的国际咨询工作。他告诉我,因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石墨堆,所以反应堆事故发生后,石墨堆发生剧烈的燃烧并爆炸,燃烧后的烟气温度高达到上千度,因此含有大量放射性尘埃的高温烟气急剧上升至上万米的高空。当时正好刮东南风,因此,放射性尘埃一直刮到距离切尔诺贝利上千公里的德国和北欧国家。尽管欧洲许多国家受到超过安全警戒线的放射性污染。但是,恰恰由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爆炸抛出的大多数放射性尘埃随高温空气上升到高空并扩散到欧洲的广大地区,因此切尔诺贝利及其附近地区反而没有受到更严重的放射性污染。如果这些放射性物质是在低空排放,那就不知道当地要死多少人了。这也是一场幸运的事故。

除了放射性尘埃进入污染大气环境之外,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还造成了3个反应堆里插满了燃料棒的堆芯熔化,并且烧穿了钢制的核反应堆安全罐。由于熔化了的堆芯还在不断地进行放射性裂变反应而放出大量的热量(这种大量放热的现象一般会持续好几百年甚至好几千年),熔化成一坨的放射性极强的堆芯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能捞得出来,因此必须用大量的冷却水对其进行冷却,所以产生了大量的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冷却水。因为熔化的堆芯失去了安全罐的保护,一部分含有放射性污染物的冷却水通过反应堆混凝土结构的裂缝渗透到地下水,并泄漏到海洋中;另一部分放射性冷却水则因没有能力进行处理,在储水能力饱和后,被排放到海洋中。快六年过去了,日本人还没有控制住含有放射性污染物的冷却水的泄漏。

亏得福岛东面就挨着一个有几十亿亿立方米海水的太平洋可以消纳这么大量的放射性物质。设想一下,如果福岛核事故发生在一个内地核电站,譬如说计划在长江上游或中游要建设的核电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后果就是源源不断的放射性污水流到长江中。长江一年的流量不过1万亿立方米左右,一年的流量仅为太平洋水量的几十万分之一。那么在事故核电站下游的长江,污染物的放射性浓度,就会比在太平洋高出几万倍。长江就会在一个不知有多长的历史时期被放射性物质污染,自来水厂不能取水,不能捕鱼,江水不能灌溉农田。

河流中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水还会进入地下,污染地下水,于是长江两岸所有城市的自来水不仅不能从长江中抽取,也不能从地下抽取,各个城市都必须寻找新的自来水水源。如果发生洪灾,则被水淹过的城市将全面被放射性污染,洪灾过后不知要用多长的时间才能将整个城市的放射性洗刷干净,甚至洗不洗得干净都是一回事;而被放射性洪水污染的农田恐怕有几十年甚至可能几百年都不能种植农产品。我估计到那时,测量放射性的伽马仪会向今天京津冀地区的空气净化器一样,成为每个中国人家庭的必备品,甚至去餐馆吃饭都得用伽马仪检测一下米饭是否有放射性。

中国有专家曾说,内地核电站与沿海核电站在安全性是一样的。事实说明,如果发生福岛核电站这样的核事故,内地核电站造成的损失比沿海核电站大得多的多。

中国还有专家说,美国和德国等国也有很多核电站建在内地。没错。但是,德国在原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就再也没有建设过一个新的核电站,并且在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议会各政党一致同意退出核电,到2022年最后一个核电站退役后,彻底退出核电。而美国早在1979年三哩岛核电站事故后,就停止了核电站的建设,至今为止就没有再建设过一个新的核电站。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日本则关停了所有的核电站。现在六年过去了,绝大部分核电站依然处于停运状态,每年的减少发电损失就有上百亿美元。

我们无法否认,在这个地球上,以人类现在的科学技术水平,还保证不了核电站绝对不会发生福岛核电站事故这样级别的核事故。但凡有发生灾难性核事故的可能,且非要建设核电站不可,就必须评估处于不同地理环境(譬如沿海还是内陆)的核电站发生灾难性核事故后造成的损失差异,以通过选择合适的地理环境,将损失降低到最低水平。

本文的结论是不言而喻的。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