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010-56709120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要闻 » 国内 » 正文

石家庄市大型企业大气污染防治显著 “利剑斩污”强化雾霾治理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余燕明  日期:2017-01-23

河北华电石家庄裕华热电有限公司厂区内的空气里有一丝刺激性的二氧化硫气味,但这并不是热电厂排出的气体,这家热电厂早在2014年实施了大规模节能减排技改,实现了烟尘、二氧化硫和氮氧化合物的超低排放标准。

“我们的热电厂被两个小村庄包围,石家庄还有一些村庄是使用燃煤小锅炉等,居民燃烧劣质煤会排放一些二氧化硫气体。特殊天气下,居民燃煤排放污染物会是雾霾成因的重要污染源之一。”石家庄裕华热电厂一位员工告诉人民网记者,“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重点地区特别排放限值是二氧化硫小于50mg每立方米,现在两台机组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平均保持在二氧化硫25mg每立方米。”

大型企业污染物“超低排放”

裕华热电厂承担着石家庄市东南部1909万平方米的供热任务,年发电量33亿千瓦时,年供热量600万吉焦,供电煤耗293克/千瓦时,已经是河北南网最低煤耗水平。

根据2014年7月1日开始执行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重点地区特别排放限值“251”即烟尘<20mg每立方米、二氧化硫<50mg每立方米、氮氧化合物<100mg每立方米)要求,裕华热电厂在2013年先后投入了6700万元完成了2号机组脱硝改造工程,投资400万元完成了2号机组取消旁路工程,投资900万元完成了1、2号机组高频电源改造。

在2014年,裕华热电厂继续实施节能减排技改,全年投资了近4亿元,进行了两台机组的脱硫塔串塔、湿式电除尘、#1脱硝技改、#2脱硝加装第三层催化剂等工程。当年两台机组“超低排放”技术改造项目顺利投产,裕华热电厂成为全国首家“超低排放”企业。

目前,裕华热电厂两台机组排放平均保持在烟尘3mg每立方米、二氧化硫25mg每立方米,氮氧化合物30mg每立方米,全部低于燃气机组排放标准。实现“251”排放标准以后,裕华热电厂这两台机组每年减排烟尘500吨,二氧化硫年减排5800吨,氮氧化合物减排9000吨;实现“超低排放”标准以后,两台机组每年可进一步减排烟尘160吨,二氧化硫250吨,氮氧化合物850吨。

“即便我们现在是超低排放标准,但是为了执行河北省的大气污染治理,我们也在强化排放环保治理工作,比如增加厂用电率、原材料及人力投入,进一步提升机组效率降低污染物排放。”上述裕华热电厂员工告诉人民网记者,因为热电厂已经接近零排放,所以在雾霾严重气象条件下,其对污染源的影响几乎很小。

人民网记者了解到,石家庄市的一些大型企业污染物排放量都已经降至极低水平。实地走访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时了解到,华民药业主要污染物排放是其下属的莱欣工厂和倍达工厂,两家工厂都是抗生素发酵企业,发酵过程中会产生废气,主要成分为水、二氧化碳、氨基酸类、烷烃类及发酵微生物代谢产物,有一些发酵异味,同时有少量VOCs(挥发性有机物)排放。

2016年,华民药业已经累计斥资3000多万元,实施了多个大气污染防治项目。其中,莱欣工厂投入了约670万元对发酵废气进行治理,治理工艺采用“旋风分离器+氧化+碱洗+水吸收”的治理措施,减少异味及VOCs的排放。倍达工厂也投资了1000万元对发酵尾气进行治理,采用的是国际上较为先进的“分子筛转轮吸附浓缩+催化氧化+喷淋洗涤”治理技术。

目前,这两个项目均于2016年5月份建成,运行效果全部达到了预期目标,发酵尾气处理方面处在行业先进水平。

此外,华民药业继续投入了约800万元进一步提高了工艺废气减排,在抗生素原料药生产过程中累计年可减排VOCs约300万吨。

上述裕华热电厂员工也告诉人民网记者,石家庄市包括燃煤发电等大型企业的污染物排放控制水平很高,排放量较少,石家庄市严格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以后,企业污染物排放水平更低。

燃煤排放仍是主要污染源

人民网记者从石家庄市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根据污染物来源解析研究结果,石家庄市PM2.5来源中,区域污染传输贡献23%-30%,本地污染贡献70%-77%。当地各类污染源排放分担率为燃煤28.5%、工业生产25.2%、扬尘22.5%、机动车15%、其他生物质燃烧、餐饮、农业等占比8.8%。

“石家庄能源供应主要依靠煤炭,煤炭消费总量过大,是影响全市大气环境的主要原因之一,压煤是石家庄的第一大任务。”石家庄市副市长蒋文红介绍。

2013年至2016年,石家庄市已经完成减煤量1059万吨。其中2016年石家庄把燃煤污染作为大气污染整治的首要任务。石家庄市有26家燃煤发电企业,年耗煤2952万吨,占全市耗煤量的76%。为此,石家庄市最大限度减少了燃煤发电量,进而压减燃煤消耗量。进入采暖期以后,则对发电企业实施“以热定点”,在保障供暖符合前提下,最大限度减少发电量。到2016年底,石家庄市发电企业减少发电量1.4亿千瓦时,减少煤炭消耗6.32万吨。

石家庄市也在压减农村散煤消耗量。石家庄对当地县城建成区,强力推进清洁燃料替代散煤,对其他农村地区使用的劣质煤,全部替换为优质低硫煤,到2016年底,石家庄市区和农村地区各完成散煤替代约30万吨。石家庄也在压减工业用煤,对未完成清洁燃料替代的锅炉进行清洁化改造,共改造完成燃煤锅炉876台,降低了燃煤污染排放。

与此同时,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工作上,石家庄市也在治理当地扬尘污染,强化减排总量控制,严格落实控车措施,推进企业搬迁,增加造林绿化面积等。

通过上述措施,2016年前9个月石家庄市空气质量呈好转态势,PM2.5浓度同比下降了13.6%,综合指数下降了7.2%。但是,进入9月中下旬以后,石家庄市连续遭遇重污染天气,相继出现了10次共55天重度污染及以上天气过程,直接拉低了空气质量改善水平。

蒋文红解释,综合分析石家庄市大气污染加重的原因,一是排放总量大,环境容量不足。受产业能源结构偏重、城市空间狭小等方面影响,污染物排放量实际已超过了环境容量,环境承载力已比较脆弱。

二是石家庄市冬季农村燃煤污染较重。石家庄全是农村地区还有125万户居民采用散煤取暖,采暖季耗煤量约为400万吨左右,且多为无序低空排放,成为冬季空气污染严重的重要原因。目前石家庄在着力推进清洁燃料替代工作,市内主城区天然气替代使用率达到了57%,主城区外洁净型煤替代工作正在进行,但总体上任务仍然很重。

三是石家庄市当地地理气象条件不利。入冬以来,石家庄几次重污染天气过程,气象条件逆温、静稳、高湿,大气边界层高度仅200米,相对湿度有时却达到了90%,加剧了颗粒物的吸湿增长和二次转化。9月下旬以来,石家庄市大气水平扩散能力为近5年最差。当地受偏南气流影响,污染物自南向北扩散和积累,再加上自身叠加的污染排放,造成了大气环境质量污染严重的局面。

“当然,也有一部分工作是相关部门及领导工作不到位。”蒋文红坦言。

为此,石家庄市从去年11月17日开始,开展了一场为其45天的“利剑斩污”行动,有针对性地对火电企业实行“以热定电”,最大减少火电企业发电量;对钢铁、水泥、焦化、铸造、玻璃、陶瓷、钙镁、矿山、采砂、板材等11个行业1543家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全部落实了停限产措施等。

距环保专家评估测算,通过“利剑斩污”行动,全市PM2.5排放累计减少了5030吨,减排率达到了46.5%,PM2.5峰值浓度改善了28.7%,平均浓度改善了19.3%。

“虽然在利剑斩污行动期间,石家庄出现了几次重污染天气过程,但根据专家测算,如果我市没有采取该项行动,这几次重污染过程的污染程度还会增加25%-30%。”蒋文红说。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