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能源网能源新闻

能源行业最大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能源资讯 » 人物 » 国际能源人物 » 正文

壳牌集团CFO:未来三至五年 油价上涨压力很大

国际能源网能源资讯频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期:2016-12-13

2016年2月,壳牌以540亿美元收购BG,成为全球最大的LNG公司和欧洲最大的能源公司。这项并购也导致壳牌债务压力增加。

“我们完成对BG的收购之后,在当今油价低迷的情况下(徘徊在40-54美元/桶之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降低成本,更好地管理投资、整合新旧业务、剥离约300亿的资产。”12月7日,壳牌集团CFO Simon P. Henry(以下简称Henry)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些措施到2020年将给公司带来200亿美元或更多的现金流。”

Henry介绍,壳牌目前有八大业务线,其中有四大成熟业务是正向的现金流来源。

“我们有2个目前投资大于回报的成长业务,即深水油气田和化工业务。” Henry指出,壳牌还有2个需要长期投入的未来业务,即页岩气业务(主要在北美)和新能源业务(生物质能、太阳能、风能等领域) 。

Henry指出,为了推行壳牌的整体发展战略,所有业务线每年能够带来的总体营收应该能够超过200亿美元,以支付每年150亿美元的股东分红,并实现资产负债表的平衡。当务之急是减少债务。

每年投给BG250亿-300亿美元

记者:今年年初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BG GROUP,以下简称BG),整合进展如何?

Henry:BG在天然气领域非常成功,不但LNG做得很好,在巴西深海领域进行了投入,还在全球收购了油气资产,涉足英国、哈萨克斯坦等地。

我们认为市场低估了BG的价值。2015年,我们宣布与BG进行收购的谈判。壳牌与BG合并后,比壳牌单枪匹马,实力增强很多。我们相信在2017、2018年会处于更加有竞争力的位置,尤其是油价已经回升至54美元/桶。

记者:对BG的投入有多大?

Henry:我们对BG的投入每年将达到250亿-300亿美元。今年投入金额为290亿美元,明年投入约为250亿美元,BG给我们增加了约50亿美元的资产,大多来自巴西和澳大利亚。

我们将在巴西投入20亿-30亿美元,用于建设深海油气的浮式生产装置。在澳大利亚的投入,主要是昆士兰地区天然气设备运营。

在这些方面,我们都有中国的合作伙伴,这对于中国也是非常重要的业务。因此BG的收购对于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债务控制在500亿美元

记者:降低成本的具体的计划是怎样的?

Henry:我们正在执行降低成本的计划。在2014年,我们预计并购BG的成本将达到490亿美元,但现在看起来只花了400亿美元,所以对我们来说已经有20%的成本降低了。一方面,我们采取的措施是精简机构,这是向BG学习的东西;另一方面,在第三方供应链也降低了成本。在日常开支方面,我们已经节省了20亿美元,比如财务和IT方面的节约。

记者:公司何时可以达到资产负债表的盈亏平衡?

Henry:我们的目标是把债务控制在500亿美元。真正帮助我们降低债务水平的不在于资产剥离和节省成本,而是新的投资项目发力并带来收益。我们的债务主要是在美国和欧洲发的长期企业债券,平均期限8.5年,每年再融资的需求相对较低。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有200亿美元的现金流,未来一年到一年半都没有融资上大的风险,无论油价如何。

明年上半年剥离不超过80亿美元资产

记者:你在今年7月表示,壳牌计划在今年内出售60亿到80亿美元的资产。目前完成了哪些出售?今年预计能完成多少?都是哪些区域的哪些类型的资产?

Henry:到目前为止,我们总体已经完成30亿美元规模的资产剥离,预计今年还将完成20亿美元的剥离额度。过去两个月,我们资产剥离的进展顺利,今年之前可能再宣布2个交易。

目前,我们主要剥离了下游领域规模较小的资产,比如在日本的资产和美国的油气管道资产,在欧洲和澳大利亚的炼油厂和加油站业务,在加拿大的部分上游资产,在墨西哥湾和美国的部分深水项目。

目前没有更多出售中国资产的计划,因为在中国的重心是增长。明年上半年将对不超过80亿美元的资产进行剥离,但不一定都会在上半年完成,但我们会努力推进。

记者:英国脱离欧盟的决定对你们剥离300亿资产的计划有哪些影响?对你们的北海油气田的出售有哪些影响?目前有买家愿意接手吗?有传闻说马士基愿意出20亿美元买,确认吗?

Henry:英国脱欧对于我们的资产剥离计划没有太大影响,的确在英国北海地区有一些资产需要剥离,有一些有意向的买家,但这些买家并非传统的买家。有一些私募基金和新型买家对此非常感兴趣。投资者热衷于在英国投资,很重要的一点是英国有稳定且一直在完善的税务系统。油气勘探领域成本非常高,因此投资者的决策常取决于税收政策是否足够合理以及成本是否足够低。

我可以确认的是,的确与马士基谈过,但无法确认其他更多细节。

记者:资产剥离计划面临哪些挑战?计划如何应对?

Henry:主要的挑战是油价低位徘徊,目前仅为54美元/桶。不过,一个利好消息是,OPEC达成减产协议后,油价预计将有所反弹。

记者:特朗普曾表示要减少对美国页岩油气的开发限制,壳牌未来是否会加大在北美页岩油气资上的投入?

Henry:特朗普的能源政策还不明朗。目前壳牌在美国陆上的页岩气投入是20亿美元,在深海的油气开采投入规模为20亿美元,因此壳牌在美国有超过40亿美元的油气投资。如果特朗普就任后在陆上的能源政策会有利于油气开发,我们有可能会增加投入。但相比美国的能源政策,油价是决定我们是否投资的更重要因素。

更关注中国经济走势

记者:你对明年油价的走势有怎样的判断?

Henry: 从长远来看,未来三至五年,油价上涨的压力还是很大的。由于全球油气价格基本是由新兴市场国家的发展拉动的,我们更关注中国经济的状况,而不是更多关注美国的能源政策。

目前中国拉动能源增长的势头还是很旺盛,汽车消费对于油气的需求仍在增长,但工业领域对油气的需求增长放缓了。目前对于能源增长推动最大的是印度,与中国形成有力的竞争。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